pluto - 第四十三章:破唇 玫瑰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整一节课,曾野盯着格老师的嘴唇看了又看。

    林煜凑过来问他,“你老看格老师干嘛?”

    “…”他和林煜大眼对大眼了会儿,“我爱看,关你啥事儿。”

    “行。”人光盯着老师看了,面前的英语周报是一个词儿没写,林煜懒得提醒他,“吃屁吧你。”

    曾野没理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事儿告诉纪碣。

    手将触到手机,铃响了,讲台上的格老师让把英语周报给收上去。

    “啥?周报?”他赶紧跟林煜对线,林煜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嗤声,一溜烟跑了。

    他挠挠头,胡乱写了几个答案,把卷子塞到别人的卷子下边儿也交了。

    交完了,曾野躲到厕所给纪碣发消息:“纪老板,格老师嘴皮儿都咬破了,我估计她怕是为那事愁得不得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

    刚发出去,他又想要不把压箱底的十万再借给格老师算了。转念一想,人纪碣的女朋友,他瞎跟着操什么心。

    纪碣没理他,等到放学,他准备收拾东西走路,有人说格老师找他。

    八成是英语卷子乱写的事儿,曾野给林煜打了招呼往办公室走。

    办公室就格黎一个老师,其他老师都下班了。她低着头,头发披肩,在安静地改试卷。

    曾野敲了下门,格黎抬起头朝他笑,“进来吧。”

    她又让他坐,他掂着英语试卷乱写的事儿,心里一顿忐忑,连接话都不利索。

    “曾野,你紧张什么?”她这儿又不是什么刀山什么油锅。

    “没。”他讪讪地笑。

    格黎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张卡,“给。”

    是他昨天给的,曾野惊讶地看着她,“格老师,你还给我干嘛?”

    “我有钱了。”她笑了笑,“还是要谢谢你愿意借我这么多钱,谢谢你,曾野。”

    “这多大点儿事啊。”说到这个份上,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好奇她怎么又有钱了。

    他正纳闷,见她从一迭试卷里抽出来一张,明晃晃地摆在他面前,“上课开小差了吧,拿回去重新做。”

    “啊,光顾着看老师你了。”曾野揉了揉头发,拿过来自己的试卷,看见醒目的几个红叉颇有点红脸,一时就把实话给讲出来了。

    格黎笑道,“看我做什么?”

    “嗯?”他说这话了?他说这话了!

    “啊……这个嘛…”要不就实话实说,“我看老师你的嘴皮破了,还在想,是不是为钱的事儿发愁呢。”

    经他一提,格黎瞬间不自在了起来,嘴皮还能是怎么破的,还不是昨晚做狠了,小混蛋给咬的,他不仅咬了嘴巴,还往她肩膀上咬了一口。

    “老师?”他喊了一声,见她没反应,又喊了,“格老师?”

    她回过神,“嗯?”

    “没事儿,我看您发呆。”不仅发呆,眼尾还有点红,曾野也不知道格老师咋回事,想着回去再跟纪碣讲一讲,“没事儿的话,那格老师我先回去了啊。”

    “嗯嗯,路上小心。”

    走出办公室,纪碣的消息立马来了。

    “找揍呢,一天天没事儿老看我女人嘴巴干嘛。”

    曾野急了,“谁一天天没事儿了,好心当成驴肝肺。”

    “行了行了,我啃的,屁事儿没有,甭瞎操心。”

    啥啥啥,“你啃的?什么意思?”

    “小爷我昨晚回海市了,今早又翻墙回去了。”

    怪不得呢,曾野恍然大悟,连忙捂住嘴不让狗叫声从喉咙里跑出来,“我说我提这事儿的时候,格老师怎么眼睛都红了。”

    “哈哈。”

    “格老师把我钱还给我了。”

    “嗯,我今早走的时候,给了她钱。”

    曾野笑了,“多少,能透露一下不?”

    “你管我多少。”

    他扁扁嘴,“谁稀罕不是。”

    纪碣这头跟曾野聊完,转头就拨了格黎的电话。格黎看了眼手机,没等响叁秒就接了起来。

    “喂。”她手下的试卷刚好改完,忙着收拾东西回家。

    “想我没?”

    “没。”格黎的嘴角往上扬,“今早不是刚见过嘛。”

    “那不同,都已经过去15个小时24分56秒了。”他肯定盯着手表,要不然不会精确到这种地步。

    格黎想象着他的样子,觉得心情就像窗外的晚霞,“好吧。”

    “好什么?”他想的可不是这一句。

    “好想你。”她的声音故意放轻了,仿佛在他耳边呢喃。

    纪碣很受用,嗷嗷呜呜地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圈,可爱地说,“我也超想你。”

    “嗯。”如果他现在在面前的话,她一定忍不住揉揉他的头发吧。

    “再过两叁天,我就可以回来啦。”

    “比赛很顺利?”

    她记得他说要十天左右的。

    “嗯,不出意外的话,后天跟GFI比完就可以回来了。”

    格黎的脚步顿了,“GFI?”

    “嗯,算是目前国内最厉害的赛队。今天那个队长还说我打得好,呵,我迟早超过他。”

    她接着问,“他们的队长叫什么名字?”

    “birdcir”他有点好奇,“你问这个干嘛?”

    她追问道,“中文名。”

    “叫什么…元鹤呈。”纪碣问她,“怎么了?”

    沉默了会儿,格黎缓缓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好奇。”

    “哦。”

    看她的反应,根本就是有点什么东西。纪碣默默地记在心里,电话打完,立刻上网查元鹤呈的资料。

    资料显示元鹤呈在安市上的大学,纪碣想起格黎读的大学也是同一所。根据年龄推算,恰好应该是一级的。

    不过大学那么多人,他们认不认识还是一回事呢。纪碣想通了,开始躺在床上盘算过几天回家的事儿。

    不过,格黎的内心可没有这么平静了。

    上大学那会儿,元鹤呈就已经搞了个有模有样的电竞队出来,他家里有钱,他取名叫GFI是一锤子的买卖,没有人敢不同意。

    他还给自己取了个代号,birdcir,bird对应他的名字里的“鹤”字,cir是circle的缩写,对应“元”。

    格黎清楚,纪碣做电竞,或多或少会遇到他。这几年她一直没打听他的消息,没想到他已经做得这么好了。

    平地起波澜,用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恰好。她长呼了一口气,看着天边的云霞,快步往家走。

    泡好的茶叶从杯底懒懒慢慢地卷上来,浸得快软烂了,杯顶的烟都散了,她还保持那个动作一动不动。

    双手抱着膝盖,窝在沙发上,眼神散成一块雾,嘴皮子都咬白了。

    茶杯旁边搁着一张卡,纪碣早上给的,她下班的时候拿去银行查,查出来八十多万。

    他没跟她说有这么多钱,只说让她拿着花,想做什么做什么。

    眼下她想的不是卡的事,她想着迟早要还给纪碣的,那五十万,她就是五年还不起,十年也要还了他。

    现在她想的是叁年前的一笔账,那点钱对那个人来说应该是不值一提了。但她心里一直挂念着,等着哪天存够了钱就还给他。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用以前的那个号码,试探着打过去,电话被接通了,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他在喘,旁边有个女声问他是谁。

    格黎一下就懂了,她定了定声,“我是格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