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 第九章:雨夜H 玫瑰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他亦是渴望着她的身体的。

    炽热的吻比窗外的雨点来得更急更密,格黎闭上眼,已听不清雨打芭蕉吹叶声,充耳是纪碣粗重的呼吸和她失控的心跳。

    “阿黎。”

    纪碣狂乱地亲着她的胸脯肚皮,修长的手指在蜿蜒的花穴里勾弄抽插,他的整只手都被她流出来的水打湿了。

    格黎躺在床上,难以承受地拿手臂挡住眼睛,她咬着唇瓣,细腰弯成一道弓,纪碣的手握着它,她的呻吟破碎而凌乱。

    “可以插进去了吗?”

    他脱了裤子,肉棒早就硬了,硕大的一团把内裤卡得死紧,龟头就卡在内裤边缘。

    已经濡湿了,龟头成了鲜红色,马眼一张一合。

    “嗯。”

    得到回答,纪碣抽出了手,格黎的身体颤了下,撑大的花穴立即合拢了。

    纪碣眼睛发红,拍了下她的屁股,“我去拿套儿。”

    手被拉住了,格黎看着他,眉毛拢成一弯夜月,声音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不舒服。”

    “不怕怀上我的种?”纪碣笑了下,拂开她额前的碎发,亲了亲,“怀了我的种这辈子就别逃不了了。”

    “嗤。”

    格黎被小孩中二的话逗笑了,“我每天都会吃短效避孕药。”

    生物课上提过,短效避孕药,每日一服,避孕有效率很高,对身体并无伤害。

    好吧。纪碣耸耸肩,扯掉内裤,分开她的双腿,跪在中间,将肉棒轻轻推了进去。

    “啊……纪碣……”

    一进入,穴肉就自发地缠上来咬着他,纪碣闷哼一声,缓缓地动起来。

    “嗯?”格黎抓着他的手臂,屋里略暗,他看不见她通红的脸蛋,只知道她全身敏感得不行,水流得多,洞里滑得很。

    他插得咕叽作响,刚刚洗过澡的身体又蒙上了一层细汗。

    “纪……呜……纪碣……”

    她痛快极了,满足极了,泪花都哭出来了。

    纪碣也爽,老旧的木床经不起他折腾,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什么?”

    “把……啊……把衣服脱了……”她揪着他的衣摆,两瓣臀被他掐在手里,汗湿了。

    “好。”纪碣草草抹了把汗,把衣服脱下来丢到床尾。

    这下,格黎的手渐渐摸上了他的腹肌,少年的腹肌线条流畅,用力的时候,六块腹肌清晰可见。

    那上面淌了汗,格黎摸着他的腹肌,被他操得差点失禁。

    “阿黎……”

    他感觉到了,摁着她的腰打转,花心在粗犷肉棒的顶弄下不堪一击,“喜欢吗?”

    格黎也出了汗,嘴皮被她咬破了一点,她皱了下眉头,“轻一点,啊……”

    “轻一点你就不爽了。”他又奋力动了起来,花心涌出来一大股水液,把格黎喉咙里那句“会被格牧听见”顶了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都汗涔涔的时候,纪碣把她抱到腿上,一边插一边跟她舌吻。

    “啊………嗯啊……要射了……”他说。

    “嗯……射吧……啊…”格黎抚着他的头发,撅着屁股坐上来落下去。

    肉棒在她的体内抖了下,花心灼热,烫得格黎一下坐到他怀里,哼哼吸气。

    他射完了,抬起格黎的屁股,一只手撸着湿滑的肉棒,把余下的一点也浇到了她的穴口。

    格黎捧起他的脸亲了亲,“再来一次。”

    纪碣还在平复心跳,闻言抓了几把她的臀肉,“你来。”

    于是她让他坐到了床边,她踩在地上,掰开流精的花穴,直杵杵地坐了下去。

    “呜啊……”龟头还很敏感,被她一坐,简直不要太爽,纪碣头皮发麻,两只手撑着床,脑袋垂在后面,呼呼喘气。

    前面是窗台,格黎双臂抵着台沿,哼哧哼哧地往后怼。她并拢了双腿,在肉棒的挤弄下,白色的精液顺着柱身涌出来,滴到木板上。

    纪碣将腿打得更开,迎上来搂住她的腰,亲她的背,他像挠痒痒一样用指尖在她的腿上,腰间打转。

    “啊……”她觉得难受,花心痒起来,希望被更激烈地贯穿。

    因此,格黎扭腰摇胯,一头乌发像海底的水草摇曳。

    受不住的是纪碣,他抓住那两颗涨硬的奶子,咬牙在格黎耳边说道:“你……你要吃了我不成?”

    但她却摇了摇头,扭过身子,摸着他的脸颊嘤嘤哭泣,“纪碣……纪碣……”

    “嗯。”他心疼,舔她的眼睑。

    “你来……呜呜……你来插我……”

    小逼被他的大肉棒撑大了,她不想动,便叫他来。

    纪碣将她按在窗台上,就着这个姿势,后入。他站在她后面,啪啪啪地往里操。

    格黎抓着纱帘,被纪碣拉着手臂,跟他接吻。

    幸好雨声急大,要不然她咬住嘴唇也关不住的那些畅快,就要被隔壁的人听见了。

    快半个月没做过的两人,这一晚干了个爽。

    屋子里净是腥臭味,精液的味道。

    格黎踢了踢正埋在她身下清理脏东西的纪碣,“你出去睡。”

    “嗯。”他就势抓住她的脚,放到嘴边,“我亲一下。”

    这时候雨小了,纪碣站起身,在床边,将肚子挺到格黎面前,“喏。”

    “什么?”格黎不明所以。

    他一下把肚子缩了进去,拉着她的手放到腹肌上,“你不是喜欢吗,再摸摸吧。”

    “幼稚。”

    她笑了下,拿脚轻轻踹他,“快去睡吧。”

    “嗯。”纪碣舍不得,大手扶着她的脑袋,一个吻落在额头,“晚安。”

    “晚安。”

    风雨过后必有彩虹,还有大太阳。

    早上格黎还在睡的时候,纪碣和格牧就趿拉着拖鞋下楼买早餐去了。

    家里没有面粉和小菜了,要不然纪碣能现场给他露上一手。

    此时阳光微煦,清晨七点的早点铺买早点的多是老年人,纪碣跟格牧长得帅,一些老年人等候排队的时候,就拉着他俩话家常。

    格牧不是本地人,他们说的家常话,他听不懂。纪碣一直半弯着腰,老人讲什么,他耐心听着,时不时放缓了声音答上一两句。

    买个早点下来,又刷新了格牧对他的看法。

    “我刚刚还以为你会生气呢。”格牧对他说道。

    “为什么?”

    “上次你在火锅店那么暴躁,没想到你对待老人,居然这么耐心。”

    纪碣笑了下,“格老师跟我讲过,脾气暴躁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牧笑得很大声,他才不会跟纪碣讲,要把他姐惹生气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笑什么?格老师把我……我们教得很好。”

    “没什么。”他有些感叹,“只是觉得,姐姐好像比我想象中的,更适应这里。”

    “嗯?”纪碣不懂了。

    格牧拍了拍他的肩膀,“她本来不想来这里的,要不是大学毕业被分了手,估计现在已经在另一个地方,快当妈了。”

    啥??格黎居然会被人分手??

    “啊,我不能讲了,她在门口看着我俩呢。”格黎一觉醒来发现两人没了影儿,她就到楼下找他俩。

    正好遇见他俩勾肩搭背地回来,格黎皱了下眉,这算怎么回事。

    “姐。”

    “格老师。”纪碣跟着格牧叫。

    格牧从袋子里拿出一支豆浆,插好管,放到格黎手里,“今天的豆浆特新鲜,你说是吧,小碣。”

    小碣……噗……格黎差点笑了。

    被点到名的小碣闻言,笑道,“是的,特别新鲜。”

    他笑得坏,格黎一下就懂他的意思。

    昨晚的豆浆也特别新鲜(狗头.jpg)

    营业第八天:昨天貌似涨了10个收藏!!姐妹们入股不亏!保证日更2500+!一直到完结都日更!谁骗人谁是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