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 第三章:暗巷H 玫瑰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看着格黎的主页更了新的图片,纪碣点了进去。

    是一张女人坐在椅子上的照片,女人穿着吊带丝袜,一双纤长的腿交叠,红色的高跟鞋看上去有一种迷人的风情。

    她靠着椅背,很细的腰,隐约可以看见高耸的胸脯。

    纪碣静静看了很久,她的特别关注换了新人,不久之前还是他呢。

    “啧啧啧,这姐姐谁啊,挺性感的。”曾野哔哩哔哩蹦了会儿迪,跳上卡座,一眼就瞥见纪少爷魂不守舍地拿着手机在看什么。

    走近一看,“原来我纪哥好这口。”

    他赶紧熄了屏,啐道,“滚滚滚,我他妈就好这口,咋的了?”

    “挺骚啊。”曾野朝他挤眼,“穿的是品如的衣服吧。”

    纪碣瞪他,他也不怕,还作鬼脸,纪碣心里又很烦,大长腿一蹬,要把他蹬到下面去。

    幸好被林煜接住了,他把曾野往边上一搁,“你们在说什么呀。”

    “我们……”曾野笑嘻嘻的,纪碣脸那么臭,谁敢玩他的梗,“讨论哪个小姐姐漂亮呢。”

    “嘁——”

    三个人喝了几杯酒,林煜东瞄西看,突然“哇靠”了一句。其他两个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在舞池里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那是……”曾野狂拍纪碣的手臂,“你看看,那是不是格老师?”

    五颜六色的光撒在她身上,她本就肤白貌美,红色的亮片吊带裙让她越发肌肤胜雪。

    纪碣手里捏着酒杯,舌尖顶着脸颊,大有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就是,就是!”林煜两眼发光,“那不是格老师还是谁。”

    “呀!绝了绝了………”曾野连连称奇,“没想到格老师身材那么好,啧啧啧啧……”

    林煜跟着附和,“胸是胸,屁股是屁股的,比咱们学校那些女的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那当然………诶诶诶,纪老板,你去哪儿……”

    他管不住自己的心,也管不住自己的腿。他下了卡座,径直朝群魔乱舞的人潮走去。

    格黎身边贴了一个男人,她毫不避讳地打量了会儿,七分,凑合凑合也行。

    就在男人要开口搭讪的时候,纪碣插了进来。酒吧的音乐声超大,他挨近了格黎的耳朵,大声吼道,“跟我走。”

    “……”格黎笑着理了理他的衣领,“好。”

    这条街灯红酒绿,时不时有醉汉经过,格黎从手包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有火吗?”

    纪碣看了她一会儿,认命地摸出打火机给她点上。

    格黎吸了口,踩着高跟鞋往另外一条巷子里走,纪碣跟在她身后。

    巷子两边是高高的围墙,没有路灯,走不通,透过月光,可以看见墙头密密麻麻的粉红蔷薇。

    她靠在墙边,吐出一口烟,“什么事?”

    “……”纪碣把她嘴里的烟夺了,丢到地上踩了踩。格黎噗嗤一声乐了,踮起脚,搂着他的脖子,将口腔里残存的烟雾全喷进了对方的喉咙里。

    “不喜欢抽烟带着打火机干嘛。”她有些嗔怪地抱怨道。

    “你去酒吧干嘛?”

    “噗——成年人去酒吧还能干嘛。”

    “……”纪碣站在她面前,阴着脸,“你换了特别关注。”

    “嗯?”她想起来,“哦,你说的是那个啊。我们约过了……”

    “什么?!”他简直要疯,这个女人就一天都闲不住吗。

    看着乳臭未干的少年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格黎突然觉得很好玩,她轻轻地在他胸口画圈圈,“严重照骗,裤子还没脱我让他滚了。”

    纪碣不满地看着她,别扭得很,“那……那他有给你……”

    “什么?”

    “操!”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他有没有给你发过鸡巴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笑了,趴在纪碣肩膀上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纪碣脸黑得像一块炭,木着身体,笑笑笑,笑个屁啊。

    笑够了,格黎拍拍他的脸蛋儿,“哎哟,除了你,谁还会那么大胆啊。给陌生人发裸照,是哪个老师教你的?”

    “别的老师不知道,我只知道格老师……”他将格黎抵在墙边,摁着她的腰,挺胯顶了顶,“不仅教学生约炮,还教学生做爱。”

    格黎不笑了,坚硬的墙壁磨得后背发疼,她动了动脚,“我什么时候教过你?”

    “现在教也不迟。”

    说完这句话,她的吊带就被纪碣拉了下来,他撩高了裙子,将一条腿卡进女人的两腿之间。

    “上次抱歉。”他抚了抚格黎的头发,“我没戴套。”

    “没关系。”裤子的拉链被她拉开了,纪碣低头看了一眼,立刻被她拖了回来,格黎望着他,手指熟练地替他撸管。

    纪碣低吼,撕开乳贴,抓住一只奶吃了起来。

    情欲来得没有理由,本该及时行乐。格黎丝毫没有负罪感,她扬起头,小声呻吟,奶头在纪碣的嘴里变得坚挺。

    隔壁巷的音乐声可以听见,他抬起她的一条腿,挂在腰际,耳鬓厮磨间,格黎问他,“我们这样,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呃……”纪碣撞了进去,将她钉在身前,“看见了我负责。”

    “负什么责?”

    他没回答,按着她的头吻了下来,花穴里充斥着硕大而滚烫的肉棒。格黎没试过跟人在露天做爱,刺激得不行,逼里出了越来越多的水。

    插到后面,水声大到清晰可闻,她入了佳境,搂着纪碣的背,隐忍又欢喜地嘤嘤叫唤。

    扣着屁股的手出了汗,纪碣手臂撑着墙,扶着她的腰把人向上抬了抬,她身子太软,肉棒掉了一大截出来,龟头卡在穴口。

    格黎哎哟一声,夹了夹,纪碣皱了皱眉,“啊……别夹……”

    “你还没说负什么责。”她在这个问题上倒是意外地纠结,纪碣擦掉她额头上的汗,一股脑把肉棒插进去。

    逼里湿极了,一吸一吸地缠着他的肉棒,他低下头,用力插了会儿,停下来,注视着她。

    她喘得很,眼睛迷离地眯着,口红被他吃了大半,微张的嘴唇边亮晶晶的。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加上这一次,他跟她做过三回了。纪碣想,他他不是被性欲完全支配的傻子,有自己的自尊和底线。

    “嗯……”她的声音软的很,轻轻的鼻音让他心头不住地发颤。

    他稳了稳心神,“做我女朋友?”

    “啊……”格黎抬起头,思索了一会儿,下半身贴着他的胯部蹭了蹭,纪碣咬牙,扣住臀肉的手紧了三分。

    头顶的花真好看,格黎笑了,“不谈感情,只做爱。可以吗?”

    “………”

    女人笑着说,纪碣盯着她的唇,忿恨地想了会儿,抓着格黎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可以。”

    “嘶——”他咬得重,肯定见血了。

    纪碣看着白净脖子上那两个尖尖的牙印,心情好了不少。

    格黎满不在意,一点点小伤口而已。

    做完了事,简单收拾了下,格黎提包就要走。纪碣靠着墙,牵住她的手,“喂。”

    “嗯?”

    “把特别关注改了。”

    “不用。”格黎替他拉好裤子拉链,拍拍他的脸,“我不玩了。”

    像一个老嫖客。

    想着她远去的背影,纪碣一口啐在地上,“操。”转过身又一脚蹬在墙壁。

    回到家,他翻开手机,点进格黎的主页。

    一张照片也没有了,头像也换了,特别关注一样没了。

    “纪碣,楼要被你震垮了!!!”

    “老纪,揍他!”

    纪妈很生气。

    p:你那是想跟人家处对象吗?你那是馋他的身子,你下贱。

    格:(吹吹手指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