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 第一章:约炮H 玫瑰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格黎约炮约到了熟人,她没想到宋灵设计出的那个app 上居然会有高中生。

    所以,她见到纪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走吧。”

    纪碣也没想到会约到自己的老师,而且还是两天之前拒绝他的告白的同一对象。

    真他娘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更丢脸的还在后头。

    当他看见格黎翻出手机准备再约一个的时候,速度战胜思想,一巴掌提起她的手机扔到酒店窗外去了。

    “!!!”

    格黎很惊讶,纪碣想砍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纪少爷从来不是服软的主,“老子能行。”

    他像只炸毛的猴子,格黎这样想,“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纪碣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手拉着衣角往上一翻,上半身脱得光光的。

    “来都来了!你说我什么意思!”

    吁————

    眼前的少年比她高了一个头,她本以为是只瘦猴,没想到身材还挺有料的。

    不过她不喜欢纪碣那种性格,张扬得像只大公鸡,不成熟,幼稚的小孩子。

    只是,退一步讲,约个炮而已,只要他那玩意儿能行就可以。

    “行吧。”她叹了口气,“我去洗个澡。”

    眼看着格黎进了浴室,纪碣虚了。

    前两天被她拒绝了,曾野那几个小子怂恿他下了个什么狗屁app ,说是忘记一个女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感受另一个女人。

    他第一次约炮,谁他妈知道会遇见她。

    一想到等会要在她面前硬起来,他就燥得慌。

    他还给她发过硬鸡巴照片!

    这会儿胡思乱想的功夫,格黎已经洗好了澡,然后催着纪碣去洗澡。她做那事有一点洁癖,纪碣没说什么,乖乖钻进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格黎正在擦头发,她的头发是自然卷,黑得发亮,衬得刚洗完澡的她唇红齿白。

    好看。

    舔了舔嘴唇,纪碣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手里顺过一把吹风机,要给她吹头发。

    格黎推开他,指着床头柜,对他说,“选一个。”

    花花绿绿,冈本的,杜蕾斯的,杰士邦的……一堆的避孕套。

    看着那五颜六色的一堆,纪碣默默扶了扶腰。这得用多久才能用完啊,他不得一夜九次啊。

    不过,他没好意思问出来。

    擦干了头发,格黎转身一看,纪碣盯着她的背影在发呆。他手里捏着一枚冈本超薄的避孕套,两条大长腿大剌剌地露在外边,下半身盖着一张毛巾。

    她爬上床,扯掉身上的浴巾。

    少年的眼睛直了。格黎轻轻地笑了一声,拿开盖在他胯部的毛巾,岔开腿坐了上去。

    “你……”

    纪碣只在小黄片里见过女人的身体,他以为奶头都是紫红色的,没想到格黎的奶头很粉,大大的奶子上缀着两颗樱桃一样的奶头。

    格黎捧着一只奶喂到他嘴边,“舔。”

    那只奶很大,她捧着的时候有许多乳肉从指缝里溢出来,纪碣莫名觉得口干舌燥。

    奶头在少年嘴里融化,格黎轻轻哼了一声。

    他不会什么舔弄的技巧,舌头舔了舔这个,又抓着另一只奶子舔。

    两只胸被他弄得亮晶晶的,口水湿哒哒地一片。

    “唔……你硬了……”

    她挺起胸,右手抓着肿胀的性器慢慢撸直,纪碣咽了咽口水,低声嗯了一下。

    “很长……”

    格黎抚摸着他最脆弱的地方,评价道:“很粗。”

    “嗯。”

    如果她能看一看他,就会发现,他的耳根子红爆了。

    “摸摸我吧。”她说道。

    “哦。”他停了嘴,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往她的下面摸去。

    这时候他才发现,她下面是没有长毛的,光溜溜的,两片花瓣饱满极了。

    手指指节骨粗大,戳进去别有一种味道。

    她什么也没穿,扑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喘息。

    纪碣喜欢格黎,从高一就开始喜欢。现在她就赤身裸体地坐在他怀里,他对她做着下流又淫秽的事情,等一会还会进入她的身体。

    他胡思乱想,格黎拍了拍他的背,“可以了。”

    于是,她躺平了,将避孕套放到他的手上。纪碣撕开包装,一边看包装袋上的步骤,一边往肉棒上套。

    格黎看着他,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她问道,“没用过?”

    “……”

    他羞恼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捣鼓。

    要等他弄好,她水都快干了。

    她起了身,将头发抚到一边,帮他戴套。纪碣下意识地退了退,半跪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

    他转过头轻咳了一声,忽然感觉腹部被人捏了一把,格黎抬头微微一笑,“腹肌很漂亮。”

    肉棒跟着颤了下,纪碣将她推倒,“废话。”

    “知道怎么做吗?”格黎问他。

    “……知道!”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

    事实证明,男人在这件事上还是很有天赋的。不过他的肉棒太大了,插进去的一刻有些发疼。格黎忍不住收缩阴道,本能地想把异物排出去。

    龟头卡在穴口,纪碣额头冒汗,竭力控制那股想射的冲动。

    “呼……动一动……”格黎缓过劲,双腿夹住他的腰,将肉棒往花穴里送去,整根没入,纪碣不由得闭上眼呻吟了一声。

    真紧。

    女人的腿纤长,盘在他腰间的样子特别好看。纪碣呼了呼气,耸着屁股一记一记地挺动。

    肉棒将花穴充实地特别满,格黎半眯着眼睛,“纪碣。”

    “嗯。”他体验着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以至于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手臂微微颤抖。

    “快一点儿。”

    他太慢了,肉棒在洞里拖曳的感觉让她生出一种不上不下快要断气的想法。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有用不完的力气,这一点,格黎体会到了。

    纪碣就像一个永动机,向她冲撞过来,花心淌出一阵阵暖流,那块软肉被他蹂躏了不知道多少次,穴口变了形,他抽出来的时候,张着一个不小的圆洞。

    已经很久没这么爽过了,她不是被技巧折服,而是屈从于力量。

    纯粹的肉体碰撞的力量,撕破了她隐忍而秘密的呻吟,尖叫着攀上一个又一个山峰。

    他也射了两三次,第一次的时候,他眼角还渗出了泪花。格黎问他为什么哭,他擦了擦眼角,拉开她的腿,粗鲁地顶了进去,套也没戴。

    “关你什么事。”仿佛一只被伤了自尊心的刺猬,她拔了他的刺么。

    好在性欲将他们席卷了进去,格黎摸着他贲发的肌肉,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不仅好看,还好吃。

    最后一发,两个人都控制不住,她做嗨了,咬着他的耳朵不让他走。纪碣迷了心窍,抓着她的奶子,一股脑把精液送进了花心。

    “啊……”

    “唔……”

    两个人抱在一起喘气,白花花的淫液从被肉棒堵住的穴口缓缓钻出来。纪碣替她擦去额头上的汗珠,瞧见那满脸的满足和春色,不禁往她嘴唇上亲了一口。

    格黎唰地睁开眼睛,“拔出来。”

    纪碣愣了下,连忙爬起身,他扯过纸巾,“我帮你擦擦。”

    她挥开了他的手,“带钱了吗?”

    “什么?”干完了,她不是好好和他温存一番,居然管他要钱。纪少爷支着尴尬的手,瞬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纪碣。”她指了指窗外,“你把我的手机扔了。”

    “多少?”

    格黎比出三个手指头,“三千。”

    从钱包里翻出三千给她,格黎数了数,拿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慢慢穿好。

    纪碣抱着手,坐在床头,看着她旁若无人一样,收拾东西,离开房间。

    暗暗骂了一声,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