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124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怎能不赐御酒?”

    顾朝蘅笑道,“苏大人第一次带兵,便取得了如此佳绩。虽说其间经历了一些波折,但之后面对西圭的诡计提督大人都是迎刃而解。特别是縢谷的最后一战,提督大人运筹帷幄、足智多谋,顾某实在佩服。”

    当朝赐御酒,对于臣子而言是莫大的殊荣,顾朝蘅同苏尘一向不对付,如今却突然向着他说话。苏尘虽然疑惑,可还是抬头,望着帘后影影绰绰的身形。

    她身量纤弱,虽身怀六甲,体型也算不上是臃肿。

    反而有一种妩媚之态。

    顾朝蘅的话一下子带动了席间众臣的情绪,他们开始煽风点火:“顾大人苏大人此番劳苦功高,循前人之例,公主应当赐予功臣御酒,聊以慰军心!”

    “臣也以为,公主理应赐苏大人御酒。”

    起哄之声嘈杂,直朝叶云婀涌来,她的眸光微微一颤,一眼迎上那道逼仄的目光。

    ——顾朝蘅站在人群之首,嘴角噙笑,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就是那种逼仄的、压迫的眼神。

    那种......

    分外残忍的眼神。

    见帘后身形许久未动,白衣之人又上前一步,高高扬声,

    “臣,恳请公主——赐苏大人御酒!”

    赐苏大人御酒!

    赐苏尘......御酒!

    不用她准备,身旁便有宫人拖着小金盘走上前,盘中放着一杯一壶。

    “公主,”那宫人也弯唇一笑,“请。”

    身前纱帘被人卷起,她一身绛红绫鸾裙,迈下高高台阶。

    见她走来,苏尘唇角笑意愈发浓烈。

    他双眸纯澈,眼底闪烁着欢喜的光。自苏尘进宫,他便是太监的身份,无论他再怎么努力,无论他再怎么站在权力之巅,别人还会叫他死太监,说他是走狗、是畜.牲、说他是毫无人性的东西。

    说他是厉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

    他那样的人,怎么能配上大郦的公主?他哪来的颜面,竟妄想站在明芷公主的身侧??

    而如今——

    女子眉目婉婉,步步朝自己走来。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迈下高高的宫阶,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苏尘微微低首,似乎在强压着嘴边的笑意,抿唇轻轻唤了声:“公主。”

    女子纤纤玉手一抖。

    她似乎也有些激动,激动得都端不稳酒水了。她戴着高高的发冠,额前有珍珠细帘垂下,恰恰挡住了她波涛汹涌的眸光。

    叶云婀亦是温柔回唤:“苏卿。”

    她的声音缓缓的,如同慢条斯理流下的山泉。

    “饮之。”

    宫人奉上酒水,酒酿清澈,一如他的双目。男子稍不含糊,将御酒一饮而尽。

    酒水是甜的。

    只一杯,他竟有些醺醺然。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有人在耳边轻唤:“苏尘,苏尘。”

    他疑惑仰面,女子突然伸出手,轻柔地抚摸他的眉目。他一怔,迎上她的双目,她的眼睛很漂亮,目光也温温柔柔的,似乎还带了些贪恋。

    他抿了抿唇。

    忽的,腹中一阵绞痛,让他狠狠地蹙起眉头。一股湿热之气从腹部涌上,从他的鼻腔处喷薄而出——

    血!

    他的鼻下、嘴边,都是鲜红粘腻的血!

    苏尘惊愕抬眼,正见女子转过身形去,耳边似乎还是她甜腻的声音。

    苏尘,苏尘。

    我好喜欢你呀。

    苏尘,苏尘。

    他又喷出一口浑浊的血,看着她不急不慢地转身走上大殿。她的裙衫是绛红色的,那一袭红衣,鲜艳得灼目,让他的天地间顿时充斥上一片绯红之色。

    苏尘,苏尘。

    他的头发散了,垂在他清俊的面颊旁,他面色死白,两眼深深凹陷下去。那样芳华绝代的美人,如今瘫倒在一片血泊中。

    他挣扎着,眼中震惊的光一寸寸黯淡下去,男子一身血衣倒在大殿正中,周围都是围观的人群。他们冷眼,屏息凝神地看着他,他们并不惊讶,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死。

    看着他像野狗一样,在大殿上挣扎。

    阖眼之时,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残忍的叹息:

    苏尘,你不过是皇室的一条狗。

    他们从未把他当人看,

    从头到尾,都是。

    ......

    明议大殿,寂静少时。

    终于有人走上前,弯身探了探男子鼻息。

    “死了。”

    又是一阵静默。

    所有人都忍不住抬眼,望向那纱帘之后。

    有人轻轻掀开帘子,探出一双手来。

    她的声音也是轻幽幽的:

    “顾将军,该按照承诺移交兵权了罢?”

    --

    苏尘死后,第二日便直接出殡了。

    似乎他的尸体留在皇城都是一种晦气。

    三日后,顾朝蘅将一半兵权交于叶云婀。

    七日后,顾朝蘅以重礼提亲。

    汀芷宫的大门微微敞着,门口站满了朝中颇有声望的大臣,他们都十分赞同叶云婀与顾朝蘅的亲事。

    一向脾气温和的明芷公主怫然大怒,当场让宫人将顾朝蘅赶了出去。众人无奈,纷纷安慰顾朝蘅来日方长。

    这一来,便是三年之后。

    潜龙殿的房檐下面结满了冰柱,皇宫内也处处都挂满了大红灯笼。叶云婀扯着一个娃娃,步履匆匆。

    冷凝在身后喊:“公主!公主,您莫急!太子爷他醒了也不会再睡过去,您慢些走,当、当心摔咯——”

    她话还没说完,叶云婀就已经扯着胖娃娃跑进了潜龙殿。

    “皇兄!”

    闻声,坐在床上的男子偏过头,看见她时,目光中有淡淡的迷茫。

    “喏,”叶云婀把怀中娃娃往前一抱,“叫舅舅!”

    胖乎乎的小团子挠了挠头,虽是不解,可还是甜腻地叫了声:“舅——舅~”

    郦墨和也挠了挠头,怎么他一觉起来,不光多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圆滚滚的小侄女?

    见他此番情态,白燕姝朝叶云婀解释道:“韩巫正说,许是太子殿下昏睡太久,醒来一时间有些不记得事,需得等一等……”

    “那便等。”

    她已经等了三年有余,人生漫漫,她等得起。

    她抱着两个孩子同太子夫妇吃了晚膳,太子终于才记起来了一些事。小团子同他已经熟络,开始缠着他喊舅舅。

    每当小姑娘喊一声,太子都会垂下眼睑,温柔地摸一摸她的脑袋。

    饭桌上,白燕姝告诉了在他昏睡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许多事,包括叶云婀将顾家军全部收服,收掉了顾朝蘅手中的所有兵权。

    包括了她攻打西圭,将西圭歼灭。

    吃到一半,郦墨和突然想起来,“团团的父亲呢?”

    小团子眨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郦墨和又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团团的眼睛很像他,好看。”

    叶云婀记起了,那人确实有这么一双美艳漂亮的眼睛。

    那双眼睛,将在大理寺的她迷住,让她说,结草衔环,一生一世,忠贞不渝。

    那双眼睛,会哭,会笑。会阴阳怪气地喊她“叶六小姐”,也会温柔恭敬地凝视她“公主殿下。”

    他说,他要做她的刀尖。划破黑暗的是他,汲取光明的是他,有他在,她永远都是最干净、最风光、最漂亮的。

    那双眼,一直都在暗处。

    那是世界上最锐利的一双眼。

    也是世上最动人的一双眼。

    外面突然落了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她突然来了兴致,让冷凝撑着伞,陪她走上高高的城楼。

    越往高走,便越觉得寒冷。

    冷凝打起了寒颤,一缩一缩的,见状,叶云婀便让她先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