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122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是呀,西圭是如何知晓太子昏迷一事?

    顾朝蘅眯眸,斩钉截铁:“有内鬼。”

    内鬼?!!

    叶云婀的眼皮一跳,果不其然,顾朝蘅直直朝自己望来。

    “朝中有内鬼,而且这个人,对于太子殿下昏迷一事一清二楚。”

    片刻的寂静之后,明议殿已是一片纷纷然。

    “内鬼!我朝居然有西圭的内鬼?!!”

    “竟知晓太子殿下昏迷的来龙去脉。”

    “那是何人......”

    一片质询之声起而又歇,不过短短一瞬,已是各人各怀心思。

    望着殿下的众说纷纭,叶云婀只觉如有芒刺在背,她抿了抿唇,迎上顾朝蘅的目光。

    “那顾将军以为,这内鬼是何人?”

    顾朝蘅拱手,应得规矩:“臣还不知。”而后,又缓缓补充道,“所以,除了平定边疆之乱,还要彻查,查出这内鬼究竟是何人。”

    她又一眯眸,“如何查?”

    “从嫌疑最大的人开始查。”

    “何人嫌疑最大?”

    “自然便是——”顾朝蘅故意一顿,让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叶云婀屏息凝神,只见他一勾唇,泰然吐出几个字,“东厂苏尘。”

    果然!

    “对哦,苏尘也知晓太子昏迷一事,会不会是他......他之前也是伙同郦子瑢,心怀不轨!”

    “可他毕竟也是公主身边的人,若是他不认......”

    “大理寺的手段他又不是不知道,把他押着走上那么一遭,保准儿他全都得将那些脏事吐露干净喽!”

    ......

    看着一下子炸开锅的堂下,叶云婀只觉得气血直往上涌,冲得她的头脑昏昏然。

    “那万一不是他呢?”

    “除了苏尘,还会有谁?”

    “可他毕竟是公主的......”

    “谁不知晓公主偏袒他,有公主护着,他更可肆无忌惮、变本加厉。”

    堂下七嘴八舌,似乎已经忘了那道帘子后的叶云婀的存在。

    顾朝蘅更是安然站于人群之中,抬起一双眼,含笑凝望她,“公主以为,如何?”

    如何?

    叶云婀迎上堂下齐刷刷朝自己望来的目光,终于从椅上站起身。她今日穿了一件浅紫色的裙子,像一株素雅孱弱的丁香,孱弱得任人拿捏。

    “苏尘?”她歪了歪脑袋,忽然一笑,“你们要查苏尘,是么?”

    “......”

    文武不敢应声,可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诉叶云婀,他们便是要查苏尘。

    他们就是要查苏尘!

    他们要把苏尘关押进大理寺,把他的手脚扣上枷锁,用上大理寺最残酷的刑具——用鞭抽、用棍打、用针扎、用火浇!让他一件不落地、完完整整地走这么一遭!

    他们便是要看着苏尘被刑具摧残得毫无人形,要把他的手筋挑断、腿脚打残,要用针扎破他的每一寸皮肤,要让他的鲜血流尽、一点一点死在她的面前!

    “你们非要逼死他,”叶云婀冷笑一声,“非要逼着本宫杀死苏尘,是么?”

    她的太阳穴气得突突直跳,觉得小腹也在拼命往下坠。时至夏日,她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滴在她颤抖的睫毛之上,又一点点往下滑。

    滑过她苍白的面颊。

    她的双脚已经开始打颤,却还是强撑着站稳身形,美目一展,叶云婀环顾殿下,凄厉出声:

    “你们非要逼着本宫、看着本宫亲手杀死自己腹中孩子的父亲,是么?!”

    第97章 .097 大结局(二)

    此言万分尖利, 从纱帘之后传来,宛若一把刀,将整个明议殿划得寂静无声。

    是呀, 这苏尘也是明芷公主腹中孩子的父亲, 如今明芷公主当政,再怎么说, 他也不会去串通西圭来篡自家妻儿的位吧。

    一时间, 堂下众人心中又是各怀思量。

    叶云婀站在帘后,她的身前是高高的台阶,这使得她只一垂眼便能看到明议殿众里所有人的动作与神情。许是被她那样一喊, 堂下各文武皆是一默, 寂静片刻后, 顾朝蘅突然往前迈了一步。

    日光照射入户, 落在男子湛蓝色的官袍上, 他双手交叠, 对着殿上缓缓一揖。

    温和笑道:“公主,您误会了。”

    “臣并非要逼着您与提督大人分开, 只是如今正处关键时期, 这内鬼一日不除, 我大郦便危险一日。再说了,苏提督若是身正, 自然不畏影子斜,也不俱我们的搜查,”男子微微弯着身形, 态度是一派的恭敬,“臣也并非要将苏提督送进大理寺,只用去他的处所搜查搜查便是, 还了苏提督的清白,也堵住了这悠悠众生之口。”

    无论话说得多么委婉好听,可还是不离三个字——查苏尘。

    说来说去,他们就是要与苏尘作对,就是要给他难堪。

    就是要给她难堪。

    “好,”帘后,女子唇边荡漾起一抹清冷的弧度,“很好。”

    好极了。

    叶云婀不顾左右人的阻拦,“唰”地一下掀开身前的帷帘。少女面容暴露在众人眼前的那一霎那,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下一刻又不禁扬首——直往殿上。

    她面容美艳,面色泛白,直直站在那里,脊柱不曾弯下一分一毫。

    像一朵高傲的、艳丽的花。

    “好得很!”殿上之人抚掌,迎着文武微微惊愕的目光,“那便查!顾大人,本宫命你率人好好去查查苏尘,请务必将他搜得干干净净、蛛丝马迹全部落下——若是没搜出什么东西来,本宫便要亲自治你的罪!”

    达到意图,顾朝蘅满意勾唇,而后一揖,故作恭敬而道:

    “臣,遵命。”

    --

    顾朝蘅的行动十分迅速,还不等苏尘做出任何反应,就立马将其包了起来。

    月沉府上上下下,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叶云婀站在众臣之首,冷眼看着顾朝蘅指挥着左右侍卫进行搜查。

    苏尘似乎刚醒,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衣裳还没穿整齐就被人强行从屋里头给拽了出来。

    在院子里站稳了,男子整理了一下前衣襟。他的头发还未来得及梳,乌黑的长发就这般随意地披散着,一些臣子见状一愣,反应过来后又慌忙掩面。

    苏尘却是厚脸皮惯了,不以为然。

    他嘴上咬了根大红色的发带,两手在脑后慢吞吞地束着头发,一双眼环顾四周。

    “这是怎么了?”他朝叶云婀望来。

    宫中许多人一向都对他东厂苏尘避之不及。

    今日怎么这般热闹?

    不等叶云婀解释,顾朝蘅身侧一侍卫快步走上前,直视苏尘目光。

    他的声音冰冷冷的:“明芷公主怀疑提督大人暗中勾结西圭,现在要对大人进行搜查!苏提督,多有得罪了!”

    “明芷公主?”

    苏尘目光直接掠过叶云婀,落在她身侧的顾朝蘅身上。

    顾朝蘅一身蓝衣,身量挺拔如松,压根儿不理会他。

    苏尘轻轻嗤笑一声:“怕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罢。”

    如此弦外之音,在场之人都听着明白,可那侍从还是佯装糊涂。他猛一挥手,身后立马就有宫人上前,直接越过苏尘,奔向其寝室内。

    紧接着便是一阵叮铃咣铛的瓷器碰撞之声。

    叶云婀张了张嘴,还未出声阻止,就听见“刺”地一声,屋子里头不知什么东西被打碎了。她知晓苏尘喜欢那些瓷盏——果不其然,苏尘目中闪过一丝不悦,再次望向蓝衣男子。

    顾朝蘅还是不看他,唇边却挂着一抹得意的笑。

    苏尘一沉声:“顾朝蘅,你跟老子玩阴的?”

    “提督大人此言诧异!我们顾大人也是奉公行事。”那名侍从挤眉弄眼,似乎在刻意道,“我们大人可是奉了公主的命令行事呢。”

    “奉你妈.的狗屁!”微风拂动男子红衣,他转过头,“顾朝蘅,你怎么针对老子都可以,干什么把她也带上?明枪暗箭老子都接,可你难为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非要让她夹在中间,非要她左右为难?

    苏尘冷笑:“顾朝蘅,你他.妈真是个孬种。”

    顾朝蘅知道苏尘脸皮厚,可没料到他脸皮这么厚——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对对方破口大骂,他顿时一噎,脸上也青一块白一块的。

    面色很是不好看。

    不等他回应,苏尘直接踢了了侍从一脚,“滚去屋子里给本督查,没找到本督私通西圭的证据,本督把你的头拧下来。”

    这一脚蹬得,那人直接往前踉跄了好几步,灰溜溜地跑到屋子里头去了。

    苏尘索性直接坐在院子中间,悠哉游哉地看着那些人查找自己的“罪证”,如此闲适,倒是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一炷香后,东边那头屋子里的人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两柱香后,西边屋子的宫人也是一无所获。

    三柱香后......

    苏尘翘着二郎腿,挑眉望向顾朝蘅,“顾小将军办事不利呀,查了半天怎么还没查出本督通敌卖国的证据。”

    顾朝蘅也不服软,“虽然暂未查到,但苏提督毕竟也是有过前科的人。如今有内鬼暗中勾结西圭,怀疑到苏提督身上也是应该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