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121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是裴御史的折子。

    裴御史算是三朝老臣, 对大郦皇室忠心耿耿,是勤勤勉勉干正事儿的人。

    他的折子中所述的, 往往也都是大事。

    叶云婀连忙让宫人将其端上来, 摆在案前。

    折子的内容全都围绕一人——郦子瑢。

    其上列举了郦子瑢数条罪状。

    之前一直拖着没有对郦子瑢定罪,其一是太子的政权还未拿稳,其二是正月未过, 在新春之时将其定罪不甚吉利。

    如今新春已过, 郦子瑢逼宫之后又让余孽刺杀了太子, 这些账是时候该好好算一算了。

    叶云婀将折子一字一字地看完了。

    抬起眼, 看见苏尘正在身边慢条斯理地研墨, 他没有察觉到女子的目光, 一双眸垂下,目色平淡无波。

    她想了想, 提笔落下一行梅花小楷:

    剥夺国姓, 贬为庶人, 流放边疆。

    重兵看押,永生永世, 不得归京。

    墨迹还未干透,她就将折子一合,递给前来送折子的太监, 吩咐他将其传达下去。

    转过头来看苏尘,男子恰恰抬眸,他目中毫无异色, 二人目光相触,他搁笔弯唇。

    笑得明艳动人。

    叶云婀的心思一动。

    室内暗香缭绕,她抬手,驱退宫人。雾气与香气弥漫到桌案前,女子握着笔身,凝眸望着眼前之人。

    目色愈发赤.裸大胆。

    苏尘似乎没有发觉她面上的异样,仍是含笑对上她的目光。他今日仍是一袭红衣,乌黑的发用一根红带子束起,叶云婀盯着那根红带子,招了招手。

    苏尘十分乖巧地凑了过来。

    她猛一抬手,“唰”地一下将男子头上发带抽去。

    他的乌发顿时散落,如瀑般倾泻了下来。那人微愣,而后反应过来,却仍是站在原地,乌黑的眸子静静地瞧着她。

    无辜而美艳。

    叶云婀咽了咽口水,“我突然明白了当昏君的乐趣。”

    苏尘歪了歪头,显然不解,“什么?”

    他的眼睛中有一层清澈的雾气,看得她愈发心动,她将笔撒了,墨迹登时甩到桌面摊开的一张宣纸上。看她随手乱扔东西,苏尘便好脾气地去替她收拾,谁知手指刚碰到笔身,就有一道力朝自己身上压来。

    他微讶,还未来得及说话,嘴巴就被那条红带子封住。

    “嘘,”叶云婀命令他,“如今我是君,你是臣,你得听我的。”

    他的眼神愈发不解。

    就是这般迷茫的眼神——让她的心尖儿又是一颤。这世上,有谁不好美人呢?尤其是苏尘这般的绝色美人儿——谁不愿看他臣服于自己的石榴裙下呢?

    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涌上叶云婀的心头,她觉得自己很变.态。

    但她又很想去做。

    于是她便做了。

    她扯着红帛带,继续指挥苏尘:“咬住。”

    他的头发很顺,摸起来滑滑的,叶云婀把他的头发撩到耳后,看着他眼下的那颗泪痣。

    美.色。

    美.色撩人。

    她大着胆子,直接把男人推倒在书桌上。苏尘闷闷地低哼了一声,拨了拨她的手。

    “干什么?”他咬着红帛带,口齿有些含糊不清。

    色令智昏。

    她算是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

    她压着桌案,将桌面上的宣纸推开。苏尘的腰极好,被她这么压着竟连哼都不哼一下。他的衣裳散开,绛红色的纱帛散了一桌子,袖摆低垂,若有若无地扫着地面。

    他一抬眼,满眸潋滟。

    一下子便看到了少女情动之切的目光。

    叶云婀往下探去,苏尘微微蹙眉,下一刻她便贴上来。他有些无奈,低低地叹了声,口齿却被红帛封住。

    他的鼻息分外诱人。

    她啃着他左眼下的那颗泪痣,男子微微阖眼,眉头又是一动。看着他眉心隐忍的蹙意,叶云婀觉得分外舒适,双手也愈发大胆......

    “叶云婀!”

    他咬牙切齿,睁开眼睛瞪她。

    无法无天了是吧?

    还真以为他治不了她了是吧?

    男人的眼睛好像下一刻就要喷出火来,她却浑然不觉,檀口微张之际,牙齿咬住他嘴上的那条红带。

    紧紧咬住另一头。

    雪白的齿,艳丽的唇,还有唇边的一张一息。

    ......

    苏尘觉得自己要涨开!

    他一下子抓住她在身下乱动的手,几乎是强制性地翻了个身,因是惦念着她还怀有身孕,苏尘刻意没有压着她,只将她推到桌上。

    方欲扯去她的衣带,就见她猛地一蹙眉。

    苏尘手上动作一滞。

    只听她惊呼:“踢、踢我!”

    什么踢她?

    叶云婀指了指凸起来的腹部,“他在踢我!”

    苏尘:“......”

    身下少女委屈巴巴地咬了咬唇,男人亦是咬牙,她虽怀了身孕,动作却极为灵巧,一溜烟儿地从他怀中钻了出去。

    溜到床边儿,边系衣带边朝他笑。

    苏尘平稳呼吸,于桌前站直了,看着对方面上的小得意,双手也慢慢将绛色衣带袭紧。

    朝她温缓一笑。

    “这笔帐,臣记下了。”

    --

    就这般,夏天到了。

    叶云婀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皇兄还是没有醒,潜龙殿的长明灯倒是一天比一天亮了。她每隔几日都要去找白燕姝,同她说说话、散散心。

    看着对方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叶云婀终于放心了下来。

    燕姝不是糊涂人。为了皇兄的孩子,为了大郦最后的血脉,她也会好好活下去。

    等着孩子出生,等着皇兄醒来。

    这些日子,叶云婀在苏尘的陪同下,将大郦的律法又修订了一遍,修补了其上原本残存的一些漏洞。因为这件事,她在朝中树立了一定的威望,得到了越来越多臣子的拥护。

    他们似乎在慢慢接受女子掌政的事实。

    一切都慢慢地向着极好的方向发展。

    就在叶云婀以为所有事都会这般顺利,突然一道折子送入皇城,呈到了她面前。

    ——边疆骚乱,西圭蠢蠢欲动。

    西圭与大郦接壤,一向不甚安定,特别是知道了大郦由一女子掌权后,便愈发虎视眈眈。

    叶云婀急忙召集各大臣于明议殿商议此事。

    明议殿内。

    按照规矩,她还需坐在一袭帘后,与明议殿下各位文武大臣商讨政事。且依着身份之差,苏尘是不允许上殿的,更不允许陪在叶云婀左右。所以每每在朝堂之上她有什么拿不定的事,都会暗暗记下,待回去后再询问苏尘。

    西圭来犯,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派兵平乱。

    有人建议让顾朝蘅带着顾家军出兵平乱。

    顾家军作为一拨不小的军事势力,历来都效忠于皇室,对大郦忠心耿耿。前些日子,顾老将军身子抱恙,便将顾家军悉数交到了顾朝蘅手中。

    听了众臣提议,叶云婀深以为然,便将目光转到顾朝蘅身上。后者正鹤立于众臣子之中,面色未变,似乎没有听到周遭的商议,自是一派岿然不动。

    经过之前的事情,面对顾朝蘅时,叶云婀还有些尴尬。平时上朝也尽量避免与他接触。

    可这次却是不得不接触。

    她硬着头皮,语气颇为和善地询问那人:“顾将军以为,此事该当如何?”

    国家有难,边疆骚扰,自然是带兵围剿、一马当先。

    但顾朝蘅似乎却不这么想。

    他先是沉思了一阵,而后抬眼,望向殿上——一袭纱帘之后,是影影绰绰的少女的身形。

    “臣以为,此事颇为蹊跷。”

    哦?叶云婀不解,“蹊跷在何处?”

    只见明议殿下,那人将身量站得更直了。他一袭湛蓝色的官袍,目色依旧温和如昔,语气却有些尖锐:“公主,关于太子殿下昏迷一事,您让我们三缄其口、不准往外传出,防的便是周围国家趁机来犯。可如今西圭气势汹汹,直犯我朝,显然是知晓了太子昏迷,我朝由您当政——既然您当初已经让我们不许透露关于太子殿下昏迷的一丁点儿消息,那么这件事又是如何流传出去、传到西圭的呢?”

    他这一句话,一下子让满堂寂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