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7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叶云婀觉得,他甚至会上来搜刮这些御赐之物,将它们占为己有。

    宫人退下后,苏尘又抬手让屋内其余的侍让离去。房屋内只剩下他们二人,苏尘终于动了动身子,在贵妃椅上慢吞吞地伸了个懒腰。

    叶云婀也将目光收回,只见他淡淡道:“喜欢什么,戴上试试看。”

    “督公见过皇上了吗?”她抿了抿唇,有些不敢相信,“皇上真的同意这门亲事了?”

    苏尘仿佛在听一个弱智发问,连答都懒得回答一声。

    云婀又顿了顿,“那……二姐呢?还有叶家其他人呢?”

    叶家其他女眷呢?

    都要……充妓吗?

    一股巨大的悲哀之感蔓延上叶云婀的心头。

    她虽然与叶府感情不是很深,可那些女眷毕竟都是她认识的人、是曾经与她生活过的鲜活的人。还有小妹轻紫,叶轻紫年纪尚小、心思单纯,所有姐妹中,就属她肯与云婀亲近。

    “也女童……也不放过么?”

    闻声,苏尘眯了眯眼,似是听到了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一般。

    “放过?怎么到了六小姐嘴里,奉公守法倒成了罪人?”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云婀连忙解释,“父亲犯了事是不假,只是我想,小妹轻紫还那么小,便要充妓,我有些于心不忍。”

    “可她们本来就是该死的,”男子从贵妃椅上站起,声音冷漠,“免去一死,叫她们充妓已是格外开恩。包括你——六小姐。”

    他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盯着她,“犯法者不值得同情,叶子圭的案子是本督接手的,触犯了律文,便只能依律典处置。”

    “可是轻紫她们并没有错。”

    “她是叶家人,身上流动着叶家的血,便是错。”

    “督公,千岁大人。”她上前,拽住他一抹衣角。他今日穿得一身大红色,左眼之下,一颗泪痣瞩目。

    “叶家的案子是您接手的,云婀也知晓千岁大人是个好人。妾求求您,哪怕放了那些孩子也行,她们都还小,什么都不懂,求求您了……”

    苏尘微微垂眼,瞧着自己衣袖上那一只素白的手,眸色毫无任何波动。叶云婀蹲在自己身前,如同一只小猫儿,面上尽是恳切。

    片刻,他终于抬了抬袖,却是将她的手从自己袖子上冷冷拽开。

    他的声音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案子是本督接手的,罪却是皇上定的。六小姐与其求本督,倒不如去求皇上。”

    男子的声音里,带了些淡淡的恼意。

    一只素手垂落,有些无力地落在身侧,她的唇色微白。

    “真的没有法子了么?”

    苏尘的目光越过她,落在桌前的御赐物什之上,歪了歪头,忽地勾唇。

    他拽着她来到铜镜前。

    “法子倒是有,今日月升之时,你去落花亭中,身上佩戴上这个。”

    正说着,他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小香囊来。

    叶云婀微怔,还是规规矩矩地将香囊接了过来。

    绯色的香囊,里头不知道装了什么香料,味道很浓郁。

    她瞧着香囊上的金色云纹,想着苏尘果真是喜欢极了这样大金大红的配色。

    女子乖乖地将香囊佩戴在腰间,身子却被人按着坐在椅上。面前是黄铜镜,苏尘在她身后探出一双眼来。

    他取出一盒桃花粉,轻车熟路地将其打开,垂下眼,站着给她上妆。

    手法十分熟稔。

    云婀愣愣地看着他为自己化妆,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末了,他又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笔在她的眉心之处点了一抹桃花红。

    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桃花缀在少女眉间,娇艳得很。

    她从未化过如此浓艳的妆容,瞧着镜子中的自己,云婀还有些无所适从。苏尘却兀自将粉墨收回,一手打开一盒装满了首饰的奁。

    略一思索,他挑出两根发钗,在叶云婀面前轻轻划了划。

    “哪个好看?”

    云婀想了想,指向左边那根玉钗。

    下一刻,苏尘便抬起手,将左边那根玉钗插在了他的发上。

    叶云婀:……

    苏尘对着镜子照了照,欣赏够了自己的容颜后,又将剩下那根发钗随意往云婀的发髻上一插。

    她抬起眼,望着黄铜镜中二人。

    她化着浓艳的妆容,苏尘却未施粉黛,面色也是被一身大红衬的煞白。可不知怎的,她竟觉得他要比自己好看、比自己妖艳上许多。

    一双微勾的桃花眼,仅是漫不经心地一瞥,便能撩动起一泓春水。

    那是一种天生的媚色,是叶云婀远远不能匹敌。

    他斜斜往贵妃椅上一靠,手指捻起几缕发丝,懒懒地抬着眼。身子骨如同被水泡软了一般,靠在椅背上直不起腰来。

    眼神凛冽,眼下泪痣妖冶。

    一颗心不自觉地跳了几跳。

    她轻咳几声,掩住不自然的面色,突然问道:“我今夜去落花亭要做什么?”

    “不必刻意准备,见机行事便好。”

    云婀轻轻“嗯”了一声,转过头去看着眉心处的一点绯色,又忍不住拍马屁道:“督公真是好手艺,这朵桃花逼真得很。”

    多夸夸他,多拍拍他马屁,多哄哄他开心。

    苏尘乜斜她一眼,却懒得搭腔,靠在椅子上,将两眼一阖。

    叶云婀顿时觉得更尴尬了。

    静默了须臾,身后的男子突然出声,语气不咸不淡:“是本督接手你父亲的案子,手上沾了叶家的血,六小姐以后会报复本督么?”

    云婀一愣,转过头望向男子。

    他眸色幽深,让人琢磨不透。

    正在她思索着该如何答复才好,却见男子的眉轻轻向上挑了挑,似是哂笑一声,将眼又阖上了。

    --------------------

    落花亭。

    月色昏昏渺渺,沉在云间。

    少女如约而至,站在亭间,身形单薄。

    今夜寒风阵阵,云婀穿得有些少,不禁连连瑟缩。就在她等得不耐将要放弃之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不及她反应,有人厉声:“何人在此?!”

    声音尖利,像是个太监。

    叶云婀连忙转过身子,欲开口回答,却看见身前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

    和男子身侧衣着雍容华贵的女人。

    她大惊,结结实实地愣在了那里。

    她本以为苏尘让她求圣上只是口头上说说,便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毕竟她是一介罪女,怎么敢在皇帝面前提要求?

    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把她送到了皇帝面前。

    云婀傻了眼,一时间竟忘记了礼数。

    果不其然,立马有人高叱:“大胆!你是哪里来的丫头,见了皇上与贵妃娘娘竟不跪拜!”

    她这才猛地一回神,赶紧下跪:“罪女——”

    还未来得及自报姓名,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却闪了闪眸:“等等。”

    云婀身形一滞。

    “你抬起脸来。”皇帝是一名中年男子,声音有些低沉。

    月色下,少女乖巧将脸扬起,眉目如画,妆容艳丽。

    眉心处一点桃花印记更是摄人魂魄。

    见状,皇帝身侧的萧贵妃面色微变。

    不等萧贵妃反应,怀中的猫儿突然“嗷呜”了一声,发了疯似的跳出女子怀中。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在颈间如沸水一般炸开,下一秒,叶云婀闻见了一阵血腥味。

    她有些无奈,自从进了月沉府,真是多灾多难。

    站亭子里面都能被猫抓破皮。

    萧贵妃一下子吓得花容失色。

    闯了祸的猫又“嗷呜”一声,躲闪进草丛中,没了踪迹。

    云婀抬袖,下意识地想摸摸泛痛的脖颈,手却被人一抓。

    抬眼,皇帝满是忧心的一双眼映入眼帘。

    “莫动,”男子拧眉,声音却温柔了下来,“快,传唤周太医!”

    又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太医还未到,便有窸窣衣声传来。

    “皇上,苏提督求见。”一位小太监跑了过来。

    皇帝面上紧张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些,点点头。

    叶云婀的心兀地一跳,也不知道是在害怕什么,突然将手往回抽了抽。皇帝的手微微一僵,下一刻又将少女的手捉了回来。

    力道之大,不容抗拒。

    她往后闪了闪,躲在那一抹明黄衣袍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不急不缓。

    那人来到亭中,一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