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5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叶云婀点点头,二话不说地将小方蛊打开。

    刚打开盖子,一股浓烈至极的药味扑面而来,熏得她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好呛。云婀强忍着将那玩意儿倒进热水中,搅了搅,便端着它走到苏尘面前。

    苏尘已经坐到床沿边上,将头上的玉冠解掉,如瀑般的乌发就这样倾泻了下来。

    乌黑的发垂在他的面颊处、胸膛前,更衬得他的面色苍白如纸。明明是那么难闻的东西,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从她手中接过来,脖子一仰便喝了个干净。

    叶云婀有些难以置信。

    瞧着她呆愣着的模样,苏尘拭了拭嘴角,“怎么,六小姐也想喝?”

    “不……不想。”她忙不迭摇头。

    “这是安神的东西,本督夜里睡不踏实,每晚都要喝这个,”他解释道,“六小姐以后服侍本督时,记得不要漏了这个。”

    云婀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瞧着里面黑黝黝的残渣。

    空气中还弥漫着方才的药味,她嗅了嗅,闻起来像是极为苦涩。

    那药味好像还越来越重。

    她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苏尘将嘴边的药渍擦拭干净,冷哼一声:“受不了就出去。”

    “受、受得了。”

    男子闻声,转过头睨了她一眼,他的面色极白,像是……

    厉鬼。

    叶云婀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

    将那东西放下,她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千岁,脱鞋。”

    她跪在苏尘脚边,对方将脚抬起,突然道:“还未有女人这样亲近过本督。”

    叶云婀手上的动作稍稍一滞。

    “许多人惧怕我,说我人面兽心,是走狗、是牲.畜,更多的说我禽.兽不如。”

    “我虽有权有势,却没有女子敢靠近我。”

    “你是第一个。”

    他垂眼,瞧向她,眼中却没有丝毫感情。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动感情?

    云婀想,自己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收下的玩物.罢了。

    就如同小猫小狗一样,兴致来了,给它们点食物好生养着,兴致去了,便弃之如敝履。

    果不其然,只听他淡淡道:“本督知晓,这样的千金小姐怎会甘愿跟一个我这样的人,还是做妾。所以——”

    他忽地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一张小脸儿抬起,“六小姐会逃么,嗯?”

    他逼着她,直视他的眼。

    苏尘一双眼中毫无半分温度。

    冷,冷如大理寺满是寒风的夜。

    “不会,”她咬了咬发白的下唇,摇摇头,“也不敢。”

    空中尽是一片苦涩,他却勾了勾唇:“六小姐知道我为何夜里睡不踏实么?”

    “罪女不知。”

    “因为杀的人太多了,半夜总会有厉鬼缠身,”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审视着女子,“跟了我,便夜夜与恶鬼为伴,倒还不如现在打退堂鼓,依六小姐的姿色,极易寻得一位贵人、夜夜笙歌。”

    叶云婀稳住心神,“罪女说过,不会逃离月沉府,会尽心尽力伺候千岁大人。若有异心,天降五雷、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死无全尸,是天大的毒誓。

    苏尘手上的力道这才稍微放轻了些。

    “本督不喜欢听‘罪女’二字。”他突然说道。

    叶云婀明显地愣了一下。

    片刻才反应过来,“千岁不喜欢,那奴便不再说了。”

    “这个本督也不喜欢。”

    她纠结了许久,终于抬首,迎上那人目光。

    “千岁大人,妾来服侍您。”

    ……

    第二日醒来,苏尘已不见踪影。

    月沉府不比叶府,她没有佣人可以召唤,只得从自己的那张小床爬起、洗漱更衣。

    将衣裳穿得妥帖,她转头看了一眼苏尘的大床。昨夜她本以为自己要失.身于苏尘,却未料想对方什么也没做。

    这样也好……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苏尘若真的逼她做,便只能借助外物,她还是完璧之身,身子骨定是经不过他这样一番折腾的。

    她讲衣裳穿好,想着外头天气寒冷,又多加了一件衣服。

    她此番进了月沉府,虽是名不正言不顺,但苏尘也没有怎么苛待她,一大早凌肆便送来了一些衣裳。让叶云婀吃惊的是,这么大的月沉府竟然没有一名侍女,凌肆直接将衣裳给她放在了门口。

    她从盘子上取过一叠衣裳,捂了好一阵,这才将新衣服换上。

    只一眼,叶云婀便知道这些衣服是谁挑的。

    大红大紫大绿……像极了苏尘的品味。

    云婀瞧着衣上的海棠红,又瞟了一眼胸口处分外夺目的绣花,感叹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叶小姐!”

    刚一打开屋门,便有一张大脸映入眼帘,笑容极为灿烂,“千岁大人和凌大人出去了,奴才阿宁来伺候您。”

    对方微微佝偻着腰肢,毕恭毕敬地望向叶云婀。

    小后生长得有些矮小,声音亦是有些尖细。叶云婀还未来得及答复,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叶小姐,琳贵人的人来了。”

    琳贵人?

    云婀有些疑惑,她先前从未踏入后宫,与这位贵人没有任何交集,对方派人来这是做什么?

    阿宁在云婀耳侧解释道:“我们督公在后宫有些势力,许是宫里头的娘娘们知道了昨夜的事,来给小夫人送些礼。”

    明为送礼,实则讨好。

    人来都来了,总不能把她赶回去。云婀点点头,“那便请进来罢。”

    从屋内的装饰来看,苏尘应该很爱财。她替他收一些礼,他开心了,兴许会对自己仁慈一些。

    叶云婀也不求苏尘能对自己好了,只要他不再吓唬自己便已是万幸。

    在遇见苏尘之前,叶云婀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胆子原来是这么小。

    不一阵儿,一位宫娥模样打扮的少女趾高气昂地走了进院。

    阿宁低声道:“这位便是琳贵人的贴身宫女素秋。”

    “奴婢素秋,见过叶小姐。”

    果不其然,那宫娥的手中捧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匣子。

    阿宁又压低了声音,语气听起来有些兴奋:“叶小姐,你看,奴才没说错吧。你跟了我家千岁,宫里头的娘娘也要让着您几分。”

    云婀浅浅一笑,“云婀贱身,托千岁大人的福了。”

    “嗳,姑娘可别这么说,”阿宁嘻嘻一笑,面上是难掩的得意,转过头对素秋道,“奴才在这里便谢过小主啦!”

    正说着,他便上前去,将那匣子收下。

    就在他欲将匣子撤走的那一瞬,素秋突然出声:“叶小姐不看看里面的东西吗?”

    叶云婀望向素秋,那宫娥眯了眯眼,“这可是我们小主为娘娘千挑万选找到的好宝贝呢。”

    “宝贝?”一提到这两个字,阿宁更来劲儿了,转过头对云婀眨了眨眼。

    不等叶云婀反应,阿宁一下子将匣子打开。那匣子包装得很是精致,阿宁拆开上面的帛布与玉带子,打开匣盖,里面的物件一下子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是一根棍状的玉件,玉体通透、莹润有泽。其上镂刻有精致的花簇纹路,一朵接着一朵蔓延交错,使得它的表明凹凸不平。

    “啊,这是……”

    阿宁傻了眼。

    素秋弯了弯唇角,扬起头望向站在房门口的叶云婀。

    只见她略一沉吟,沉静出声:

    “是玉势。”

    第5章 .深院月 嫁给苏尘的第五天

    所谓玉势,便是形状大小如同男子私.处的玉质物件。男女行.房之时,为了增加情趣,有时候会用到此物。

    琳贵人派人这般明目张胆地送过来……

    叶云婀抬了抬眼,“不知琳小主此为何意?”

    她与琳贵人素不相识,甚至都没怎么听说过此号人物,对方在她进月沉府的第二天送来玉势是为了什么?

    她此番举动,矛头所对之人自然不是苏尘。苏尘在后宫有些分量,琳贵人不会傻到去得罪圣上敕封的千岁爷。

    琳贵人送玉势来讽刺她,定是知晓了昨夜自己主动对苏尘“投怀送抱”之事,由此猜测苏尘不会接受她。

    一个不被接受的妾室,又有什么得罪不起的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