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4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苏尘扬了扬声,戏谑道:“本督听闻,六小姐自幼长在山野,不守规矩惯了,竟然在本督的屋子里头,赶这间房子的主人出去。”

    云婀微愣。

    凌肆这是把她送进了苏尘的寝房?

    她略一环顾四周,再对比镜中玉立着的身形颀长的男子——绯红色的衣袍上鎏金纹饰交错,腰间环玉佩刀叮当,高高玉冠一罩,倒是合适极了这屋子内奢靡的摆设。

    思量之际,身后男子突然伸出手指。

    “不要。”她一抖,不自觉地让身子偏离了对方的指尖,苏尘似是没有料到她的反应,手指在空中顿了顿。

    四周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静谧。

    男子不言,手指轻轻一捻,便有发丝从他的小手指上垂落,滑到她的背上。

    他定睛瞧着那缕发,滑过她的肩头。

    “本督记得,你似是说过要好生服侍本督。”

    他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肌肤,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

    她轻声:“……是。”

    叶云婀乖巧的模样让男子十分受用,他抚向她的背,“本督十分好奇,这般金枝玉叶的小姐,为何要给本督做妾。”

    叶云婀阖眼,不语。

    他贴近了些,直到整个人都站着她的背后。苏尘虽为阉人,但生得高大,与他一起站着,她的头顶才到男子的下颌。

    苏尘仔细瞧着镜中女子,“这般轻贱,你竟也忍得了。”

    若是换了叶琬裳,早已经一了百了。

    她如实道:“为了活命,没有什么忍不了的。”

    他的手向上攀,来到她的下颌处,一下子便钳住了她的下巴。

    “睁眼。”男子命令道。

    叶云婀只得乖乖把眼睛睁开。

    只一眼,便瞧见镜中光景——自己半裸着身子,被身后的男子钳制着。他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下巴。

    男人乌发散在身后,与她青丝交织。

    “既然入了月沉府,成了我苏尘的人,便收一收你的心思。六小姐是美人,更是聪明人,知道反抗我的下场。”

    下巴上的力道收紧,她有些吃痛,强忍着没叫出声来。

    一瞬间,叶云婀看见了对方眼中浓烈的占有之欲。

    他伸出手,探向她肩上的肚兜绑带。

    “督、督公,”她下意识地唤出声,唯恐惹恼了他,又连忙解释道,“督公大人,云婀还未准备好。”

    他耷拉着眼皮,讥讽一笑。

    冰凉的手掌再次抚摸向她的背,另一只手解下她的肚兜,借着力,将她抵在面前的镜上。

    云婀的半张脸贴在镜子上,温热的吐息让镜面上弥漫起一层雾气,朦朦胧胧地遮挡住她姣好的身形。

    他的手深入,探向她的腋窝下一寸。

    一寸寸触碰着她的肌肤。

    云婀紧蹙着眉,通过面前的镜,看见男人一伏身。

    “不要——”

    她唤出声来,檀口如樱,吐出的雾气又将镜面弥漫。

    他于一片雾色中抬起眸光晦涩的眼。

    她还是处子之身。

    小臂内侧的守宫砂赫然在目。

    叶云婀知晓,苏尘虽是太监,但也可以借助许多外物来行.房。手、口、玉……只要他想,她就不能拒绝。

    她看见苏尘转了上半身,抽出一旁的小屉,取出一个锦盒来。

    锦盒精致,用明白色的帛包裹。

    她突然感到绝望。

    “不、不要。”

    她压着声音,转过头来,两眼湿漉漉的。

    像一头受了惊的小鹿。

    云婀扯住他的袖子,低声:“求求您……”

    苏尘眼中有片刻异色。

    下一刻,叶云婀看清了他手中的物件——一个银色的小药瓶。

    她一噎,眼睁睁看着对方镇定自若地将瓶塞打开。

    苏尘抬眼,瞧着女子红透了的一张脸,勾了勾唇,“怎么?”

    “没……没什么。”她悄悄咽了咽口水,有些羞愧。

    苏尘取来棉布,蘸了药,敷在她的背上。剧烈的灼痛感从伤口处传来,让她几乎将银牙咬碎。

    有豆大的汗珠从面颊两侧流下,她痛苦地紧蹙秀眉,苏尘却气定神闲地坐在一侧,拭着她背上的疤痕。

    擦拭完,他将药一收,回头睨着她绯红的面色。

    “六小姐在想什么?”

    叶云婀自然是不敢言语,在他的目光中,将衣裳往上拉了一拉。

    他的声音冷淡:“莫以为本督好心,这天寒地冻的,本督怕你死在月沉府上。毕竟六小姐也说过,要尽心服侍本督。”

    那他便全当捡了个便宜的丫鬟,只供口食。

    何乐而不为呢?

    男人站起身子,又斜斜倚在身后那张贵妃椅上。云婀硬着头皮,将衣裳一件件穿上 。

    他慢条斯理道:“日后你便在这儿支个床,日夜在此处照顾本督起居。我会禀告圣上,给你个侍妾的名分,也不算是亏待了你。”

    她点点头:“谢过千岁大人。”

    苏尘揉了揉太阳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过几日宫中设宴,你同我一起去。你可会吹笛?”

    云婀一顿,“不会。”

    “弹琴呢?”

    “不会。”

    “那你会些什么,”苏尘微微蹙眉,“可会跳舞?”

    跳舞,这总会了吧。

    叶云婀又是一顿,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千岁大人,这个云婀也不会。”

    他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

    少女微红着脸,解释道:“千岁也知道,罪女自幼长在山野,不同于其他京城贵女,不曾习得歌舞……”

    苏尘沉默了一阵儿,缓缓将茶杯放下,“六小姐知道本督为何要带你回来吗?”

    她摇摇头,“云婀不知。”

    “因为你好看,”他勾勾手,让叶云婀过来,“本督一向爱惜好看的东西。”

    男子又探出手,亲昵地抚摸着少女的面庞,感慨道:“真是一副好皮囊。”

    云婀微怔,顺着他的手,乖巧地抬眼望向他。

    他眯了眯眼,语气不咸不淡:“六小姐,若不是看在你这张脸上,我真想现在就把你勒死。”

    第4章 .玉漏迟 嫁给苏尘的第四天

    凌肆办事的效率极高,不一会儿便叫人抬了张小床进来,支在苏尘床榻的不远处。

    两张床紧紧挨着,一大一小,只用一扇半镂空的屏风相隔。

    凌肆似是怕她心里头不舒服,便沉着声音解释道:“我们督公不喜生人近身,再加上圣上还未批准您与督公的婚事,所以分床而睡,传出去也不会坏了姑娘的名声。”

    闻言,叶云婀忍不住暗暗腹诽:若不是跟了苏尘,她此刻已是娼籍,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名声。

    若是跟了苏尘,还会有何人在乎她的名声。

    虽然心里头这么想,但她还是客气地点了点头,从凌肆给她披衣裳的那件事来看,她对对方很有好感。

    支完床后,凌肆又唤侍人端了一个小蛊来。苏尘只看了一眼那小蛊,便挥手让众人都退下了。一时间偌大的屋内只剩下她和苏尘。云婀在自己那张小床上呆坐了一阵儿,这才想起服侍苏尘歇息这一档子事儿。

    她微红着脸,小声上前:“千岁大人,罪女服侍您歇息。”

    苏尘从那张贵妃椅上抬起头来,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

    男子站起身,将两手抬起。

    两手放在他腰间时,还有些发抖。

    一瞬间,云婀又想起来方才在镜子面前发生的那旖旎之事。

    苏尘仿佛没有看见她面上的尴尬,任凭她将自己的衣带子解开。叶云婀解下了他的衣带,将其折叠好,整齐地放到一边儿。

    褪下绯红色的外衫,只余一层素白的里衣。

    苏尘突然努了努嘴,“你把方才凌肆递上来的东西拿过来。”

    她明白他说的是那方小蛊,小碎步跑到桌前,将蛊拿起。

    蛊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温热得很。

    苏尘一边走到床边,一边吩咐道:“倒一杯热水,将里头的东西都倒进去,再喂我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