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3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千岁之恩,罪女莫不敢忘。”

    她深吸了一口气,无视周遭充满了非议的目光,暗暗握拳。

    她不管苏尘究竟是怎样的人,是否长有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现如今她只想好好活下来。她是叶子圭的私生女,前些年叶子圭抛弃她们母女,近日才将她接入叶府中。谁知刚安稳了没多久,又生出了这一档子事。

    她与叶府的感情并没有多深,如此情形之下,她只想好好活着。

    嫁给一个太监,也总比被万人赏玩要好上许多。

    “还望大人行个方便,转告千岁大人,”她微微阖眼,下定决心,“哪怕千岁愿纳罪女为妾,罪女也愿尽毕生之力,服侍千岁大人。”

    “罪女叶云婀,愿效结草衔环为报,一生一世,忠贞不渝。”

    话音一落,当场便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生一世,忠贞不渝?”

    男子微微挑眉。

    叶云婀连忙点头如捣蒜。

    下巴又被人轻轻支起,一阵凉意袭来,云婀身子一缩。这次让她感到寒意逼人的不是对方指尖的温度,而是他的眼神。

    奇怪,他明明是在笑,却让人感到十分阴冷可怖。

    他的手掌一寸寸抚上她的面,笑容没有丝毫温度:“愿为妾室?”

    愿意嫁给一个太监当妾室?

    她咬咬唇,点头:“我愿。”

    他的掌心亦是有些发凉,慢慢占据了她的整张脸。她的脸很小,他就这般轻而易举地用手掌将她的面颊包裹。一瞬间,她却莫名感受到了黑暗的裹挟。

    云婀咬咬牙:

    “……我乖。”

    “会乖么?”

    男子唇边的弧度愈发明显,亲昵地抚了抚她的面颊,如同在抚摸一只猫儿。叶云婀伏着身子,昂首。

    一袭月色入户,照在他的面上,男子静静垂眼,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

    月光在他绯红衣袖上的鎏金云纹上浮动,他抑住眼底思量,伸出几根手指,轻柔地在她面上挠动。

    她的面色发痒、发烫!

    他的目光向下移,落在她有些凌乱的衣衫上,歪着头又打量了一阵,终于出声。

    “凌肆。”

    “主子。”

    立马有一名黑衣劲装的男子走上前。

    “备好车马,接叶六小姐回府。”

    “啊?”凌肆一愣。

    在场之人皆是一愣。

    “回、回府?”凌肆犯了结巴,“是回月沉府吗?”

    绯衣之人淡淡瞟他一眼,冷哼一声:“不然呢。”

    月沉府?

    这回轮到叶云婀发愣了。她知晓,东厂提督苏尘虽为太监,但势力极大,宫内便有一处为苏尘的内宅。

    若是她没有记错,苏尘的那处内宅便是叫……

    “月沉府,”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大、大人是——”

    苏尘!

    那位权势滔天的东厂提督,如厉鬼般可怖的千岁大人!

    她定睛,愣愣瞧着眼前男子。对方似是料到了她的反应,气定神闲地瞧向她。

    四目相触的那一瞬,她忙不迭将视线移向别处。

    一颗心,突然跳动得发紧。

    她原以为苏尘长得青面獠牙,却未曾想过他竟然生这般……

    他微微挑动眉眼,只消一个眼神,便又让叶云婀想起了对方方才的举动。

    众目睽睽之下,他亲昵地抚摸着她的面颊,言语之际,突然多了几分玩味。

    愿为妾室、尽心服侍、忠贞不渝……

    她的面颊发烫,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云婀还呆愣着,苏尘已经转过身去。他将拿在手上的诏书一拢,交给身侧的凌肆之后,便抬脚走了出去。

    凌肆接过圣旨,走到云婀面前,态度恭敬了许多。

    “六小姐,请。”

    她站起身子,身上搭着的外衫突然滑落,露出她素白的里衣。

    少女微惊,连忙又抱住胸前衣裳。

    凌肆有些尴尬,求助似的转头望向自家主子,却见对方连头也不回地迈出门槛。

    他只得咬咬牙,向周围低喝:“都转过头去!”

    众人不敢违背他,皆将面部转向另一边。

    肩头一重,叶云婀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正见男子将解下的外衣披在她身上。

    当她准备开口言谢时,却见对方也迈步,随着苏尘一同走入那沉沉月色之中。

    一路上,马车轻轻摇晃。

    凌肆又为她单独备了一辆马车,这才避免了她与苏尘共乘的尴尬。

    月色薄薄,车内亦是十分昏黑。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缓缓停下。

    “督公大人回府啦!”

    守门的小厮一见马车,立马高扬起尖利的声音。叶云婀稳坐车内,听着另一驾马车的动静,不敢动一下。

    外面静默了片刻,终于有人捏着嗓子出声,“六小姐还要本督来请么?”

    她掀开车帘,正见苏尘走下马车,耷拉着眼皮,懒洋洋地看向自己。

    “不、不用。”云婀连忙提起裙角,兀自走下马车。

    见她这般唯唯诺诺,男子又轻轻挑了挑眉,“喏,给她先找间屋子罢。”

    后面这句话,自然是同凌肆说的。

    不等凌肆领命,他又迈开了步子。不得不说,一身红衣的苏尘很好看,云婀瞧着他月色下的背影,怎么也无法将他与一个太监联系到一起。

    叶云婀搞不懂,这么好看的一个人,怎么偏偏是个太监呢?

    这么样的一个太监,怎么偏偏会答应纳她为妾呢?

    ……

    凌肆领着她进了一间屋子,并给她了一套干净的衣裳。

    凌肆退得急,独留她一人在屋内。借着昏黑的月色,她将灯点燃,这才看清了屋内的情形。

    房间有些大,却被各种各样金碧辉煌的物件填满。金的紫的红的绿的蓝的,一眼望去,可谓是五彩斑斓。

    叶云婀暗暗腹诽,装点这间屋子的人究竟是什么品味。

    她将干净的裙裳放在床榻上,把身上的衣衫解开。褪去里衣,一眼便瞧见了素白色衣上鲜红的血渍。

    那是她肩胛骨之处。

    背上依旧有刺痛,仿若鲜血还未止住。

    她找了一面镜子,背对着镜面,仔细观察着自己的背部。

    雪白的肌肤上,横立着两道新的疤痕,分外刺眼。她再也忍不住,偏过头去将新衣服穿上。

    仿若这样便能永远地将背上的疤痕拂去。

    手在触碰到衣裳的那一瞬,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屋外的月色就这般倾泻了进来。

    云婀大惊,忙转过背去,将还未来得及穿上的群衫抱在胸前。

    透过面前澄澈的镜,她清楚地看见站在门口的那一道红色衣袍。

    镜中少女面色慌乱,青丝如瀑从后倾下而下,遮住她若现若现的肚兜。

    小腿一凉,她心跳如雷。

    “别、别进来。”少女低声哀求。

    闻声,男子身形似是一顿。片刻后,他将房门阖上,步步朝她走来。

    第3章 .镜中娇 嫁给苏尘的第三天

    他的腰间束了一块莹白的玉佩,与他一身红衣相称,十分好看。

    见他步步逼近,云婀连忙往镜前缩。

    两手抱紧了衣裳,死死护住胸前的地方,不敢回头望他。

    “督、督公。”

    男子在她身后停下脚步,眸光向下落了落。

    他一双眼如月色般澄明,像是圣台天坛上那一簇炽热的火,教她不敢直视。

    “罪女还未换好衣裳,您可以先出去一下吗?”她硬着头皮,道。

    闻声,他似是觉得有些好笑,不禁又将眉峰一挑,“让本督出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