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枝 - 第2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衣领处的扣子被人轻轻解开,对方只朝下拉了一点衣裳,露出她白皙的肩头。

    他只将衣裳拉到她的肩胛骨处。

    云婀有些感激,“多谢大人。”

    落难之时不苛待,便是对她最大的照顾。

    银针离了火舌,针头有些发焦,执针的是一个年轻的后生,见她这般,不免叹息一声。

    “六小姐,得罪了。”

    这世上,哪还有什么叶家六小姐。

    后背之处猛地一痛。

    她咬牙,将单薄的衣裳攥紧,火烫毒辣的刺痛感从肩胛骨之处传来,那人扶着她的肩,落了一笔。

    她知道,对方要刺的,是一个“妓”字。

    妓。

    娼妓,官妓。

    一生一世,永居人下,不得翻身。

    不得为人正妻,不得膝下有所出,日后撒手西去,亦是不得建碑立木。

    忽有冷风乍起,吹得她一阵瑟缩,眼前灰布飘荡,那后生捻针,将手一抬。

    欲落下第二笔。

    云婀又一闭眼,咬了咬灰白的唇。针尖刺入她的肌肤,刺得她冰肌雪肤一片通红。

    嘶……

    身形轻轻一晃,好似要被凛冽的寒风吹散,突然有脚步声匆匆传来,不等云婀反应,只听牢狱门口猝然响起尖利一声:

    “圣旨到——”

    众人皆是一惊。

    怎么还有圣旨,是陛下来救她们了吗!

    云婀忙将衣衫一拢,从凳上爬起。执针的后生也将银针一撒,把灰黑的帘掀开。

    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位红衣黑冠之人,缓缓走来。

    他紧抿着唇线,目光漫不经心瞟过周遭人群。众人一听圣旨,忙不迭地在他脚侧跪了一地。他就这般微昂着头,将手中明黄色的帛书缓缓展开。

    举手投足之际,尽是矜贵之气。

    像是哪家锦衣玉食的贵公子。

    又似是步履翩翩的夺命美人。

    “陇山叶琬裳接旨。”

    二姐跌跌撞撞地从角落爬起来,衣衫不整地跪在男子脚边。

    “臣女叶琬裳……恭迎圣旨。”

    他的一张脸极白,白得甚至有了几分病态。只一瞬,此人垂下细密如扇的睫,不疾不徐地念道:

    “陇山叶氏,大逆不道,朕本欲灭其满门,又念其往日功德,特将叶氏嫡长女叶琬裳赐于东厂提督苏尘为妻,免其官妓之贱籍,钦此。”

    东厂提督?

    等等,这是让她嫁、嫁给一个太监?!

    叶琬裳猛地抬眸,漂亮的眼中尽是惊骇。

    “我不嫁!”

    她从地上爬起,“我叶琬裳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一个阉人!”

    此言一出,有人当即变了面色。

    东厂提督苏尘,年纪轻轻便坐了掌印之位,可谓是在后宫内呼风唤雨,其权势甚至不亚于一些臣子。

    嫁给他,总比辗转于不同恩客的床榻之上要好得多。

    有人立马低声劝她:“小姐,您要想好,这是圣旨……”

    “圣旨如何?”叶琬裳厉声,“我已经这般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闻声,那男子将诏书一合,似是料到叶琬裳的反应,倒也不恼,一双眼瞧向她。

    两眼之中,竟……带了些笑意。

    那笑却十分阴冷,让叶琬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与其这般受尽折辱,倒不如一了百了!东厂提督又如何,还不是个死太监!”

    死太监。

    他一默,的眸底突然多了些晦涩不明的情绪。

    不过须臾,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圣旨卷起。

    “那便依抗旨之罪处置。”

    一人抗旨,牵连全家。

    他迈步,从叶琬裳身侧走过,方走没多久,袖子却被人一拽。

    那男人顿足,转头,一双眼垂下。

    靠近了看,叶云婀才发觉他的眼睛十分好看勾人。

    他的左眼之下,还有一颗泪痣。

    她死死抓着他的袖子,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男人垂着袖子,亦是望向她,目光中有着淡淡的疑惑。

    叶云婀硬着头皮,迎上那人目光。

    声音轻轻:

    “我嫁。”

    第2章 .一点颌 嫁给苏尘的第二天

    男子眉梢一挑,眸中带了些许疑色。

    绯红的袖摆却是未动分毫。

    见对方这般,云婀生怕他会甩开自己,一字字重复道:“我说,我嫁。”

    代替二姐,嫁给苏尘。

    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那人觉得有些好笑:“你可知晓苏尘是何人?”

    是阉人,是太监。

    嫁给他,便是要做足了守活寡的准备。

    而且苏尘还不仅仅是一名简单的太监,作为东厂提督,年纪轻轻便被敕封为“千岁”之尊,手段很辣、雷厉风行。

    若是她嫁过去了,别说守活寡了,就怕她这般金枝玉叶的身子在苏尘手下都撑不了几天。

    叶云婀垂着眼,望着男子绯色下衣摆处露出的一截暗色六合靴,眸光微不可查地抖了一抖。

    见她不语,男子似是有些不耐,欲抽离袖角。她忙上前,几乎扑倒在对方的脚边。

    那人的步子又是一顿。

    眼底已浮现了几分情绪。

    周围人一见,唯恐惹恼了他,便要将叶云婀扯走。少女一手护住胸前衣裳,一手抱住绯袍男子。

    “大人,罪女叶云婀愿代替二姐嫁与千岁大人!还望大人禀告圣上,罪女——”

    “呸!你这娼.妓之身,怎敢肖想高攀千岁大人!”

    狱卒的手用了力,几欲将她的小臂骨捏碎!

    她吃痛,后半句话吞入腹中,手臂上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扬起头来。

    男子的眸光忽地一顿。

    寒风从厅廊穿过,恰好吹乱她鬓前的发,身前的男子微微躬身。

    于一片惊异的目光中,他抬手,支起她的下巴。

    那人的手很凉,云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抬眼。”

    耳畔,男子淡淡出声,声音有些发细。叶云婀微怔,却是乖乖将一双眸抬起。

    如剪秋水,我见犹怜。

    苏尘眸色微动,轻轻弯腰。

    指腹之上,女子一点下颌如玉,指腹下寸,翡翠扳指牢牢禁锢其上,发着青翠色的微光。

    一白一绿,竟也相映成趣。

    他忽地一笑,抽手,拂袖。

    “大人——”

    少女急急一唤,声音细软。

    她之所以敢脱口出声,全是因为方才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对方寡淡的情绪之下对自己的一丝兴趣。

    果不其然,他转过头,垂眼瞧着叶云婀神色之中带了几分讥讽之意:“苏尘为何娶你?”

    昔日虽为金枝玉叶,如今却沦为官妓之身,许给千岁,是为高攀。

    不用想,苏尘定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若非圣上御赐,他甚至都不会看叶琬裳一眼。

    寒风吹动着他手边有些宽大的袖摆,轻轻拂动着她的面。云婀昂首,任凭那道袖口蹭着她的面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