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西溪C - Chapter37、見家長。 心之所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週末这天,杨双双认命地带着汤天珩去了她家。

    在她按门铃前,他转过她的身子,让她正视他。

    “怎么了?”她暗笑在心,该不会某人是紧张了吧?

    汤天珩扬唇微笑,帅气的脸庞立刻生动耀眼起来,“我好不好看?”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中长风衣,里面是浅灰色的细条纹衬衫,正式中又带着几分轻松,很适合他这个年纪的大男孩。

    杨双双被他的笑容迷惑,只觉得有些晕眩。她狠狠白他一眼,不带他这么勾引人的!

    纵然杨听雨在开门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但是看见女儿带来的大男孩时还是忍不住小小惊叹了一番。

    原来女儿跟自己一样,都是外貌协会的啊!

    前几天接到杨双双的电话时,她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向来对感情比较慢热的女儿竟然要带男朋友回家,真的是让她又惊又喜。

    而杨镇更是受到了不小的衝击,连续失眠了好几个晚上。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才这么小小年纪就谈恋爱,而且已经到了要见家长的地步了?

    “妈……”见到母亲,杨双双反而羞涩了起来,“他是……汤天珩。”

    “阿姨好,”汤天珩礼貌地微笑着,“叫我天珩就好。”

    杨听雨简直心花怒放,这孩子笑起来更好看了,声音也好听。重要的是他大方自然的态度,像是面对自己亲人一般亲切。

    “天珩是吧,快进来快进来……”她边把人迎进门,边回头喊屋内的丈夫:“镇……”

    杨镇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看似淡定,但其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也不知道阿姨和叔叔喜欢什么,我就简单买了一些。”汤天珩手里提着两大袋礼物,“阿姨你看放在哪里?”

    “哎,太客气了,怎么买这么多?给我就好……”杨听雨伸手过去接,汤天珩却没给她,“阿姨你告诉我放在哪里就好。”

    杨听雨连眼睛都在笑,“就先放在餐厅那边的柜子上吧。”嗯,她对这个准女婿很满意。“过来客厅这边坐。”

    杨双双先蹭到父亲旁边坐下,“爸……”自然地挽住父亲的手臂,撒娇。

    杨镇紧绷的脸终于柔和了下来,眼底满是温柔。

    她又看了看也在一旁坐下的汤天珩,他的嘴边始终带着笑意,主动跟眼前这个气场极强的男人打招呼,“叔叔好。”

    杨镇敛去脸上的柔情,转眼看向他,极轻地頷首。

    杨听雨端着茶水和果汁走了过来。她老公的脸色真的说不上好看,这么好的男孩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拉起杨双双,赶她坐到汤天珩旁边,自己则在杨镇身边坐下,“天珩在读什么专业?”既然是来见家长,基本情况还是要了解的。

    “我主修工商管理,辅修建筑。”汤天珩说着,将杨听雨递给自己的那杯粉红色的果汁拿给杨双双。

    她开心地接过,喝了一口就微微皱起眉头。买来的石榴汁就是没有某人鲜榨的好喝。

    “这两个专业相差很远。”杨镇抿了口茶,悠悠地开口对汤天珩说了第一句话。

    “是的,读建筑是受我父亲的影响。”汤亦宸在建筑方面有过人的天赋,这也是永瑒集团在这十几年中越做越大,越做越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父亲是建筑师?”杨听雨有些好奇。

    汤天珩微笑,“不算吧,只是从事房地產方面的工作。”

    闻言,杨镇却微微蹙眉,“永瑒?”

    他点头,“是的。”

    杨听雨不免吓了一跳。永瑒集团,实在太显赫了。

    “双双的个性,不合适这么大的家族。”杨镇严肃地看着汤天珩,明确表示他的反对。

    “爸……”一直安静的杨双双这时有些着急了,她太了解父亲了,他反对的,就连母亲都无法轻易改变他的决定。

    汤天珩握住她的手,在她转回脸看他时,给她一个安心的笑。然后对上杨镇清冷的眼眸,“我能理解叔叔您作为一个父亲的担忧。但您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和双双身上。永瑒是我爷爷白手起家创立的企业,他的出身,不过是个小小的销售员。我的父亲接手永瑒之前,是个不务正业的人。而我的母亲,出生在普通的家庭,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除去永瑒表面的风光,私底下,他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人。”

    他的态度谦和有礼,这样听来,杨听雨倒是真的放下心来了。汤天珩的家庭情况,跟贺森的家庭情况极为相似,她相信他的母亲也会像漫漫一样好相处的。

    可杨镇还是继续刁难,“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打算这么早让双双嫁出去,她还太小。”

    杨听雨和杨双双均是一怔。蛤?嫁出去?怎么说到这么远了?

    汤天珩低头一笑,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爽快。这就是他这次上门拜访的真正目的。“我的父亲和母亲,在他们十几岁时就认定了彼此。这二十年走来,他们的感情只增不减,所以年纪,从来不是问题。”

    杨镇忽然哑言。因为他说的,也正是他和杨听雨经歷的。

    “这次我来,是希望得到叔叔和阿姨的认可。至于结婚,我会等到双双毕业。”他紧了紧和杨双双交握的手,看她的眼神温柔得几乎滴出水来。

    她红着脸低下头不敢再看他。怎么……第一次见家长就把婚姻大事定下了?

    “女儿又不是明天就嫁人了,你看你,一脸的捨不得。”两个孩子离开之后,杨听雨靠进丈夫的怀里,“我觉得天珩这孩子不错。”

    “他太聪明。”杨镇搂紧怀里的人,眉头还是紧着。

    杨听雨没好气道:“你、贺森、陆离,一个比一个聪明!只要他真心对双双,这种聪明又有什么关係。”

    以她的经验,她绝对相信,再聪明的男人在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都会变成智商为零的笨蛋。

    杨镇扯出一丝苦笑。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宝贝女儿被人抢走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我是CC家简体版分割线-----------------------------------

    Chapter37、见家长。

    周末这天,杨双双认命地带着汤天珩去了她家。

    在她按门铃前,他转过她的身子,让她正视他。

    “怎么了?”她暗笑在心,该不会某人是紧张了吧?

    汤天珩扬唇微笑,帅气的脸庞立刻生动耀眼起来,“我好不好看?”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中长风衣,里面是浅灰色的细条纹衬衫,正式中又带着几分轻松,很适合他这个年纪的大男孩。

    杨双双被他的笑容迷惑,只觉得有些晕眩。她狠狠白他一眼,不带他这么勾引人的!

    纵然杨听雨在开门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但是看见女儿带来的大男孩时还是忍不住小小惊叹了一番。

    原来女儿跟自己一样,都是外貌协会的啊!

    前几天接到杨双双的电话时,她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向来对感情比较慢热的女儿竟然要带男朋友回家,真的是让她又惊又喜。

    而杨镇更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连续失眠了好几个晚上。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才这么小小年纪就谈恋爱,而且已经到了要见家长的地步了?

    “妈……”见到母亲,杨双双反而羞涩了起来,“他是……汤天珩。”

    “阿姨好,”汤天珩礼貌地微笑着,“叫我天珩就好。”

    杨听雨简直心花怒放,这孩子笑起来更好看了,声音也好听。重要的是他大方自然的态度,像是面对自己亲人一般亲切。

    “天珩是吧,快进来快进来……”她边把人迎进门,边回头喊屋内的丈夫:“镇……”

    杨镇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看似淡定,但其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也不知道阿姨和叔叔喜欢什么,我就简单买了一些。”汤天珩手里提着两大袋礼物,“阿姨你看放在哪里?”

    “哎,太客气了,怎么买这么多?给我就好……”杨听雨伸手过去接,汤天珩却没给她,“阿姨你告诉我放在哪里就好。”

    杨听雨连眼睛都在笑,“就先放在餐厅那边的柜子上吧。”嗯,她对这个准女婿很满意。“过来客厅这边坐。”

    杨双双先蹭到父亲旁边坐下,“爸……”自然地挽住父亲的手臂,撒娇。

    杨镇紧绷的脸终于柔和了下来,眼底满是温柔。

    她又看了看也在一旁坐下的汤天珩,他的嘴边始终带着笑意,主动跟眼前这个气场极强的男人打招呼,“叔叔好。”

    杨镇敛去脸上的柔情,转眼看向他,极轻地颔首。

    杨听雨端着茶水和果汁走了过来。她老公的脸色真的说不上好看,这么好的男孩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拉起杨双双,赶她坐到汤天珩旁边,自己则在杨镇身边坐下,“天珩在读什么专业?”既然是来见家长,基本情况还是要了解的。

    “我主修工商管理,辅修建筑。”汤天珩说着,将杨听雨递给自己的那杯粉红色的果汁拿给杨双双。

    她开心地接过,喝了一口就微微皱起眉头。买来的石榴汁就是没有某人鲜榨的好喝。

    “这两个专业相差很远。”杨镇抿了口茶,悠悠地开口对汤天珩说了第一句话。

    “是的,读建筑是受我父亲的影响。”汤亦宸在建筑方面有过人的天赋,这也是永玚集团在这十几年中越做越大,越做越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父亲是建筑师?”杨听雨有些好奇。

    汤天珩微笑,“不算吧,只是从事房地产方面的工作。”

    闻言,杨镇却微微蹙眉,“永玚?”

    他点头,“是的。”

    杨听雨不免吓了一跳。永玚集团,实在太显赫了。

    “双双的个性,不合适这么大的家族。”杨镇严肃地看着汤天珩,明确表示他的反对。

    “爸……”一直安静的杨双双这时有些着急了,她太了解父亲了,他反对的,就连母亲都无法轻易改变他的决定。

    汤天珩握住她的手,在她转回脸看他时,给她一个安心的笑。然后对上杨镇清冷的眼眸,“我能理解叔叔您作为一个父亲的担忧。但您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和双双身上。永玚是我爷爷白手起家创立的企业,他的出身,不过是个小小的销售员。我的父亲接手永玚之前,是个不务正业的人。而我的母亲,出生在普通的家庭,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除去永玚表面的风光,私底下,他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人。”

    他的态度谦和有礼,这样听来,杨听雨倒是真的放下心来了。汤天珩的家庭情况,跟贺森的家庭情况极为相似,她相信他的母亲也会像漫漫一样好相处的。

    可杨镇还是继续刁难,“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打算这么早让双双嫁出去,她还太小。”

    杨听雨和杨双双均是一怔。蛤?嫁出去?怎么说到这么远了?

    汤天珩低头一笑,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爽快。这就是他这次上门拜访的真正目的。“我的父亲和母亲,在他们十几岁时就认定了彼此。这二十年走来,他们的感情只增不减,所以年纪,从来不是问题。”

    杨镇忽然哑言。因为他说的,也正是他和杨听雨经历的。

    “这次我来,是希望得到叔叔和阿姨的认可。至于结婚,我会等到双双毕业。”他紧了紧和杨双双交握的手,看她的眼神温柔得几乎滴出水来。

    她红着脸低下头不敢再看他。怎么……第一次见家长就把婚姻大事定下了?

    “女儿又不是明天就嫁人了,你看你,一脸的舍不得。”两个孩子离开之后,杨听雨靠进丈夫的怀里,“我觉得天珩这孩子不错。”

    “他太聪明。”杨镇搂紧怀里的人,眉头还是紧着。

    杨听雨没好气道:“你、贺森、陆离,一个比一个聪明!只要他真心对双双,这种聪明又有什么关系。”

    以她的经验,她绝对相信,再聪明的男人在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都会变成智商为零的笨蛋。

    杨镇扯出一丝苦笑。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宝贝女儿被人抢走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