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18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18

    肺都要炸了

    凤太子,不来一块?孟千泷晃着手上的酥糖,高深莫测地笑。

    不要。凤澈气哄哄地扭头,一扭头就看到绯绯抱着锦盒吃得很欢,忍不住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了根蜡烛。

    可孟千泷却走了过来,掰过凤澈清秀好看的脸,硬是把糖塞到他嘴里。

    凤澈眼睛圆圆地瞪大,在孟千泷眼里可爱得无法自拔。

    唔咀嚼声,你混蛋继续咀嚼声,不过味道真不错,再来一块。

    张嘴。

    啊

    孟千泷一拍他的脸:不害臊,没节操。

    一身粉红胜春光的脱兔在巫清的催促下揉着眼睛走了出来,虽然气色还有些苍白,但看过去并不像受了很严重的伤,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我伤还很痛干什么呀

    脱兔!绯绯一看到他眼睛就亮了,小心翼翼地放下锦盒,你怎么样啊?翘起嘴指着孟千泷,他有没有欺负你?

    欺负脱兔挠挠脑袋,想了想,倏然笑出来声,唇红齿白,单纯无辜着实清俊可人。

    记得他刚醒时就看到英俊如画的孟千泷走到床头,温柔如一汪水般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你长得真好看。小兔子,你想吃什么?我吩咐人给你做当时他一愣,傻了:我不是你抓的俘虏吗?你对我这么好几个意思啊?对方可一点也不介意,继续说道:谁说对俘虏就不能好了?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你乖乖养伤吧。这一轮好话说下来彻底卸下了脱兔的防备,甚至有些悲悯地想绯绯你走是为什么啊

    没有呢。脱兔哈哈一笑,孟太子,人很好的嘛。

    那是。孟千泷扬眉,我对人这么好,偏偏有人不领情。眼神一斜,直直地看着凤澈。

    凤澈太阳穴跳动几下,心里默念: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是扶鸢吗脱兔有些惊喜地亮起了眼睛,嘴角淡淡轻笑,想不到这黑猫还有些良心啊

    那是那是。绯绯神秘地眨着眼睛,我哥哥知道你受伤了那叫一个着急啊,啧啧真棒!

    脱兔只是笑,看看他手里的酥糖:喂,你也给我留几颗,不得不说这糖是很好吃呢!

    凤澈站着虽然一脸鄙夷地看着他们,但也还是忍不住又吃了几颗。

    孟千泷看着他们无奈地笑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掌心握着的一颗酥糖,几乎要化开了,想着,要是以后凤澈真的当上了皇帝,那是不是只要一颗酥糖就可以征服姜国了啊自己撕开糖纸,把糖含在口中,儿时熟悉的香味,思绪都飘回了旧时的小巷果然,酥糖还是很好吃尽管从当上太子以后就再也没吃过。

    咳咳!也玩了好久,那没良心的猫和兔子大概都忘记了要回去,凤澈清清嗓子,该回去了吧。

    嗯。绯绯从地上站了起来,紧紧地抱着锦盒看着孟千泷。

    嗯。孟千泷无奈地点头。

    孟太子最绯绯眉眼一弯,笑容甜甜,但看到凤澈还是识趣地刹住了车,最大方了嘿嘿。

    走了。凤澈冷着脸,看向孟千泷,今日多谢你了。

    客气什么。孟千泷摸摸眉毛,笑起的嘴角不知怎么都带着一些不怀好意的弧度,更何况凤太子还有回报我,我们也算互不相欠了。

    嗯等等!什么回报?凤澈瞬间炸毛。

    我卖你个人情让你把脱兔带走,凤太子出于老祖宗礼尚往来的美德不应该有点表示吗?

    凤澈终于知道为什么孟千泷笑得那么诡异了果然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孟千泷气得牙痒痒:那你说,要我如何回报你!

    孟千泷低眸想了想,答道:我也暂时未想好,不然先欠着如何?

    你可别太过分!

    这个自然放心。孟千泷拂拂衣袖,优雅地起身,只是凤太子可要信守承诺才是。

    凤澈立马开始装傻起来:什么承诺?我承诺过你什么啊?绯绯你听到了吗?没有吧脱兔你听到了吗?没有吧哈哈大家都没有,那孟太子后会有期啊!想用这种办法耍赖皮。

    这对孟千泷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他打了个响指,顿时安静的周围,屋檐上,房梁上,门口,过道,走廊,像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黑衣侍卫。

    你们都听到了吗?孟千泷提高音量。

    黑衣侍卫异口同声:听到了。

    孟千泷含笑望着脸色苍白的凤澈。

    好好好欠你欠你!凤澈无语,涨红脸地妥协。

    孟千泷慢悠悠地坐下,饮一口茶:直接出门右转,凤太子要走,恕不远送。喝茶的唇畔,笑得暧昧。

    再见!凤澈拉着绯绯和脱兔翻了白眼就走。

    十七、

    把凤澈和绯绯送回皇宫后,马车上就只剩下脱兔与扶鸢。

    马车颠簸在小陌上跑着,也不知要跑往何处。

    伤口又开始疼了起来坐在马车里的脱兔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的呻吟让外面的黑衣男子听到。过了半晌,挑起帘子,听到自己平静无比的声音说道:黑猫,停车吧。

    意思是,我们分道扬镳就此别过吧。

    而扶鸢没有理他。

    我说,停车吧,我要走了!脱兔推推他坚硬的肩膀。

    不行。

    为什么?你口口声声说我欠你的也都还了吧?提高音量,后背的伤口就一阵拉扯,脱兔疼得皱紧眉头倒吸一口凉气。

    扶鸢侧目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睫毛浓密如羽毛。现在,欠我的更多了自顾自地说着,拉着马缰掉了个头,一抽鞭,马跑得更快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脱兔简直要奔溃了!面前的人,真的听得懂人话吗?

    扶鸢自己冷冷说道:现在我带你去看病,在你伤没有好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一步的。

    啊?脱兔吓,你要不要这样

    扶鸢不语,只是留给他静静的侧脸。

    那时脱兔还不知道,这是扶鸢,独属于他的温柔。

    你可是从长乐宫出来?凤寂也不强求,淡淡问道。

    娄岚点头:是。

    也好,随朕去瞧瞧澈儿吧,朕瞧他气色愈发差了。凤寂挥挥明黄色的龙袖,一股龙涎香的味道吹得娄岚一惊。

    虽说平日对凤澈要求严格些,但娄岚打心眼里还是护着这第一个学生的,若被凤寂知道太子殿下偷偷溜出宫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陛下。娄岚斟酌片刻,压低声音,故意掩饰住语气间的颤抖,殿下他现在正在背刚刚布置下的诗词,若陛下前去,恐怕,会影响些学习的效果。

    哦?凤寂饶有兴趣地一挑眉,今日怎么这么乖,不思念着猫咪独守空房了?

    看来还没有人告诉凤寂绯绯已经回来的事情,娄岚吸口气,咬咬牙撒了句谎:太子在功课上还是很努力的。

    这样那朕去考考他吧,检测下这些日子来到底学了多少。凤寂一笑,就要走。

    娄岚拉都拉不住:陛下

    凤寂回头,深邃黑华的目光

    分卷阅读18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