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13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13

    扶鸢总觉得这脱兔有那么几个瞬间和绯绯很像。

    扶鸢穿过小洞跃了下去,在空中变成了人形,黑衣飘飘,潇洒单脚落地,斜眼扫着脱兔:喂,兔子!

    脱兔正看着高兴,一时没注意,被扶鸢突然的声音吓得手里的玉滑落。扶鸢眼疾手快,立马一勾脚用脚尖接住了玉,这才没让悲剧发生。

    脚尖一勾,玉在空中飞起,脱兔一个前空翻跳起,在空中接住玉后后退好几步,警惕地打量着扶鸢,一双大眼睛清澈晶莹:黑猫?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凭什么不能在这里?扶鸢冷冷地一挑眉头。

    脱兔哼哼:老跟着我!说,你有何居心?

    扶鸢懒得废话,高傲道:居心么?那就是让你永远也偷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你药不能停啊!我哪里得罪你啦?脱兔白眼瞪他。

    扶鸢厌恶地扫了一眼他的脸以及身上的一簇粉红,想着一个贼长得那么纯真可爱干什么?卖萌么?于是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长相。

    长相也惹你?你这人是不是心理变态啊?脱兔拿起手里的玉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要砸过去。

    突然门口的一声响令两人都顿时一警惕,谁也不说话,对视一眼,同一时刻地灵巧隐匿起来。

    薛懿之推开了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探了探脑袋:大哥?大哥?见屋内没有人,松了一口气,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这薛懿之是薛英之只有十岁的弟弟,长得虎头虎脑古灵精怪,而且薛英之虽然在外放荡不羁,可却异常宠爱这个弟弟。

    小小的薛懿之眼睛红红的,不知道在哪里受了委屈,嘴里含糊不清地喃喃着:死大哥坏大哥,大嫂嫂全都欺负我!嘴瘪着像个泄气的球。

    他在桌案前蹲下,手里仔细一看发现握着一瓶浆糊,拿起小软刷就朝椅子上刷去了厚厚的一层,还边骂道:这样你以后就再也不能去找嫂嫂了!小孩子心思单纯,哈哈地笑了。

    躲在书架后面的脱兔就要笑喷了,扶鸢连忙瞪他捂住他的嘴,直到薛懿之离开书房把门扣上扶鸢才松开他。脱兔大口地吸着空气,怒道:黑猫你想要闷死我啊?你这个坏人!

    扶鸢不理他,刚刚躲的地方太小,他与脱兔贴得很近,浑身都别扭起来。

    脱兔扭扭手腕活动筋骨,一边问道:黑猫,你来这又要杀谁?

    薛英之。扶鸢也不隐瞒。

    哦。脱兔打个哈哈,冲扶鸢摆摆手,那你杀你的,我偷我的,互不干涉哦。

    说完,脱兔看中了书架上方摆着一面金色的古镜,花纹精致,小巧易带,对于脱兔这样爱臭美的人来说可谓实用。他盈盈一笑,嘴角有可爱的小酒窝,身姿矫健,一只手拉住书架借着力身子弯成弓形往上一勾,荡起一抹绝美的弧度,粉衣飘飘扬扬,手一伸,拿到古镜往后一翻,轻盈落地。

    可古镜还未摸热,就被扶鸢给夺走了。

    脱兔气得跺脚,指着他的鼻子:你不是来杀人的嘛?和我争个球啊!

    对不住,我也看上这个。扶鸢淡淡地勾着嘴角,晃晃手里的镜子,像是炫耀般。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偷不到的东西。脱兔这么想着,废话也不多说,伸出爪子张牙舞爪地就朝对方扑去。

    扶鸢冰山脸难得露出一抹笑,一斜身子让脱兔扑了个空。

    少年气得回眸一瞪,偏偏生个雪白可爱的脸蛋,这一瞪瞪得有点像撒娇,扶鸢忍不住嘴角一扬。

    笑你妹啊!脱兔炸毛,手按在桌上双腿飞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缠绕上扶鸢的肩膀,整个人坐了上去,弯下腰,额边零落的发垂了下来,对着扶鸢嘻嘻一笑,伸出左爪子一捏对方的脸,右手已经成功偷到了古镜。得意地在手中玩弄,淡粉色的小唇慢慢说道:和我比偷东西,黑猫。食指摇了摇,歪歪脑袋,你不行。

    是么?扶鸢周围散开一波冷气,腿一踢,正好把脱兔手里古镜踹到空中,翻滚着准备落下。

    两人的目光此刻都聚集在它身上。

    脱兔脚一蹬就要去抓,谁知被扶鸢给拽住了手臂。他一眯眼,纤长的手指倏然探出尖利的累死长指甲般的小刀片,朝扶鸢划去。

    扶鸢眼里寒光闪烁,捏住朝自己攻击而来的手腕,两人都被对方相互扣住,谁也动不了。

    可古镜还在飞速下落!

    且不说这古镜的价值,单摔碎在地引起薛府人的注意就足以是个大麻烦了。

    脱兔一咬牙,右脚往后一抬,千钧一发的时刻好险地接到了古镜。

    还没松口气,古镜就开始不老实地晃动起来,摇摇摆摆,脱兔紧张得心噗噗直跳。

    扶鸢眼疾手快,松开脱兔,一把接过马上要坠落的古镜。

    可脱兔就惨了。

    本来有扶鸢按着自己还不至于重心不稳而摔倒,突然力的消失,脱兔整个人就往前扑,好死不死地扑到了那个刚刚被涂满浆糊的椅子上。

    看着脱兔的上半身衣服都被黏在了椅子上,挣扎好几下都无济于事,痛苦得又不能叫,只有欲哭无泪扶鸢就忍不住无奈地发笑。

    你走!脱兔咬牙切齿地艰难扭过脖子瞪着扶鸢,别留在这里嘲笑我!你好讨厌!

    扶鸢冷若冰霜地垂眸,碧红眼睛上漆黑的睫毛在眼底投下青影。他什么也没多说,走了过来,对脱兔说道:把衣服脱下来。

    干什么?

    要不然你走不了,快。

    不要。脱兔扭头,脱了衣服我光溜溜得怎么走啊?

    扶鸢沉默片刻,潇洒地脱下自己的黑色披风,递给他。

    脱兔愣了愣,低下了头,像在犹豫要不要接受。

    再不脱你的肉都要黏上去了。扶鸢没有多少耐心。

    诶脱兔叹口气,微微红了脸,你,背过头去。

    扶鸢虽然照办了,可还是忍不住心说,都是男的谁还怕看啊。

    好了,你可以回头了。半晌,扶鸢转过头,看着清秀的少年披着他宽大的披风,胸口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可肌肤上却有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扶鸢盯着那,皱眉看着。

    脱兔捂紧衣服,骂道:有什么好看的?以前受过的伤罢了。那个,古镜你要就拿去吧,以后再也不要碰到你了,总是出事。骂骂咧咧地就要走。

    背后劲风一阵呼啸,脱兔灵敏地接过扶鸢扔来的古镜,有些意外,你

    只有你这种小白脸才会喜欢,我不需要。又变回没有任何表情的状态,扶鸢从另面屋子破空而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脱兔看着手里的古镜良久,淡淡一笑,又望向身上的披风,翻身离去。

    十三、

    翌日,孟千泷走进长乐宫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茶杯朝自己飞速地射来。他负手脚底一转,避过茶杯,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准确无误地扣住茶杯,可

    分卷阅读13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