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8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8

    岚挺了挺腰板,不慌不忙地说道:太子,我们这上课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您就休息了两次,吃西瓜一次,逗猫一次,如今再提出要沐浴的要求,不觉得有点得寸进尺了吗?声音不大,却听着凤澈浑身发毛。

    凤澈双掌合拢,哭着脸:最后一次了!

    娄岚倏然微微一笑凤澈心惊不好!娄岚笑注定有坏事发生!可以是可以,现在殿下有三个选择,第一,太子可以立马去沐浴,但回来时,需要把昨日教的孙子兵法抄二十遍。第二,太子只需背出昨天我讲的那五首诗的赏析,便可以去沐浴。最后,太子殿下什么也不用做,只需乖乖坐下,听我讲课。太子请选。

    凤澈一脸颓丧,咬牙切齿地想了想,慢慢吐道:我选四!

    娄岚淡定地目视远方,语气若冻结的江水般静:四是没收殿下的小人书,以后再也不准看了。

    凤澈跳了起来浑身炸毛:你混混混被娄岚那漆黑无华而又足以杀死人的目光瞪了许久,凤澈的声音最后小到再也听不见。

    娄岚虽还面无表情,但心底微微发笑而叹气。

    突然门外高唱:皇后娘娘驾到!

    凤澈一挑眉,想着墨槿怎么来了按礼数,先跪下。

    墨槿打扮得清凉,一头黑发全部盘起,露出光洁的脖子,看上去心情挺好,唇红齿白,也为个人的媚态削弱几分,添上清爽的英气。

    小澈,才走到门口就听到你在喊什么呀?墨槿明知故问,含笑盈盈地问他。

    凤澈一笑露出白牙,立马冷了脸:娘娘您猜。

    墨槿佯装生气地翘翘嘴:没大没小。看看四周,绯绯呢?

    凤澈打个哈哈:从早晨起就在玉池泡着。

    墨槿笑起来实在漂亮,上扬的眼尾像一叶月牙,而那颗泪痔如星辰般点缀。就知道绯绯怕热,本宫特地吩咐人为他准备了冰镇莲花鱼糕,他最爱吃了。

    凤澈狠狠地白眼一翻:皇后娘娘如此兴师动众地来,就为了送猫粮?

    死小孩墨槿叹口气,眨动柔美的睫毛:也不全是。

    凤澈挑眉:还有何事?

    墨槿伸出纤纤玉手一捏凤澈的耳朵,捏得凤澈呱呱大叫,这才松了手,微笑着看向一旁拘谨的娄岚,眯着凤眸:另一件事情是说给娄太傅的。陛下交代了,如果小澈不听话,娄太傅可以在适时的时候运用武力体罚一下,没有关系的。

    娄岚点点头,作揖轻声道:微臣明白。

    遥远的某个角落,站着此刻无比渺小的凤澈默默流泪望天:凤寂你个后爸!

    八、

    最近若说最热闹的事情,莫不过于晋国的太子来姜国的事情。

    凤寂对此事十分重视,热热闹闹地欢迎了一番,当晚就在御花园的水榭上大摆宴席。

    准备出席的凤澈乖乖地任由宫女给自己套上华丽贵气的玄色蟒袍,有些累地揉揉眼睛。一向不喜应酬,可他又一定要出席。

    哎哟哟!太子殿下,你好了吗?时间拖得有点久,君臣都已经到齐,唯有凤澈还在磨磨蹭蹭。郑公公翘着兰花指着急地问道。

    好了好了,催什么。凤澈小白眼一翻,拉着绯绯就要走。

    郑公公一脸为难:太子殿下,绯绯公子也去这不太好吧

    凤澈最为宠爱这只美丽的猫少年,以往出席大小宴席凤寂也都默认可以带着。本太子从来都带着绯绯,可有谁说个不字?凤澈挑起眉。

    太子殿下多有得罪,这也不是奴才说的,乃是陛下的意思。郑公公慢慢说道。

    父皇的意思么?那看来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凤澈侧目抱歉地看着雪白少年的冰蓝眼眸里透明莹亮的失望,攥着自己衣角的爪子垂了下去。偏偏这般委屈了,还是拽拽地翘着桃花花瓣般的嘴唇。

    今日不管怎么说也是他国来访,倘若带了绯绯去难免会遭人闲话,那样丢的可就是姜国的脸面了。

    绯绯凤澈轻柔下声音,讨好地看向他。

    我知道!绯绯扬起小脸,眼里一刹支离破碎的心痛,不去就是了。风车你快走吧。别过头去,自己在屋内坐下,烛火摇曳大殿内他孤身一人的冷清。

    那你饿了就吃东西,无聊了就想想我,我很快回来陪你,不要不高兴了。看着少年委屈,凤澈也不舒服。

    绯绯吸吸鼻子,咬着下唇瓣:只能这一次,以后必须带着我。

    好。

    凤寂大坏蛋!明明知道我最黏你了还这样眯了眯眼睛,从鼻子里哼哼出一股气,看来我要和墨槿好好地研究一下反攻的事宜了。

    祖宗你别闹了!凤澈见门口郑公公催得紧,我走了,绯绯乖。大步跑了出去,玄色的衣摆舞动。

    绯绯望着他离别的身影,精致的眉宇间是水墨般的清愁。果然他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更不能名正言顺地跟着凤澈去些美好的地方。

    凤澈是下一个君王。

    天下黎明百姓的凤澈。

    不属于绯绯一人的凤澈。

    每每想到这,绯绯就伸出手捂住胸口前的衣纱,难受地拧着眉。

    今日这般危机感更加重,暴露在空气里,几乎让绯绯窒息。

    他想要凤澈啊。这属于他的,宠他疼他最好的主人。

    今晚月色皎洁清冷,荷花池里开满淡雅高贵的出水芙蓉,在冷冷的月光下每一片花瓣都笼罩着清白色的光。

    徐徐夏夜的微风拂动这个夜晚的静谧,荷花随着风而舞蹈。

    月亮的影子像玉盘似的倒映在水波之上,澄明的影子被粼粼波光揉碎。

    凤澈赶到时就看到父皇已与晋国太子孟千泷聊得非常开心。

    他走在木栈道上,沿着另条路故意绕开大臣们,席地而坐。

    晋国太子就坐在他的对面,眉飞色舞地与凤寂说着些客套话。底下的大臣们也都微笑倾听,点头附和。

    趁着此时,凤澈饮了一口桌案上的酒,开始打量起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孟千泷。

    他不是人们认为的那种温润如玉的优雅君子,穿着绛紫色的锦衣长袍,发色是晋国皇族特有的栗色。灯笼挂在檐上被风吹摆,橘红的光就在他的面容上一明一灭。

    一直挂着不会疲倦的笑容,而且带着坏坏少年的风流味道。俊美无比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有种高贵的倜傥风姿。

    孟千泷慢慢回过目光,与凤澈隔空对望。凤澈心一惊,因为他看到了孟千泷灿若星河的眼眸。好漂亮,幽邃神秘,处于一种特殊的颜色鸢色。偏于金色,像上好珍贵的一块琥珀。

    还真是好看!

    直到被冷风吹得一个凉,凤澈才回过神,尴尬地打个喷嚏。

    对面的孟千泷顽劣地一抿嘴角,眼神在微暗的光线里扑朔迷离。他边笑边低头,端起酒觞朝凤澈敬了敬,微微笑,一口喝下。

    有点意思。

    凤澈点点头,回敬了一番。

    两人虽然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