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7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7

    的七弟,恩!长个了,也重了!捏捏他的小鼻子,小轩也越来越可爱了!

    皇兄!凤轩搂着凤澈就往他脸上亲。

    一旁的绯绯气得直跺脚,凭什么,他的主人让别人亲啊?

    小轩你轻点,别闹哥哥了。一边,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披着青烟紫绣拖地长裙摇曳着走来,淡淡地微笑着,看着他们。

    凤澈连忙说道:晟妃娘娘。

    晟妃摆摆手:不必多礼。眉眼含笑,如今陛下身体如何?皇后娘娘一直怕我们打扰陛下,都不要我们去探望。

    凤澈看着凤轩捏自己的脸也不恼,乐呵呵地笑道:父皇已经恢复很多,没有大碍了。

    那本宫就放心了。晟妃朝凤轩伸去手,小轩,来,我们回去,还要背诗呢。

    凤轩紧紧抱着凤澈不松手:不嘛不嘛!我要和皇兄玩!

    晟妃板下脸:不行。太子哥哥也要做功课,小轩不能吵哥哥。

    啊小小的凤轩耷拉下脸。

    凤澈温柔安慰道:小轩乖,皇兄明天就去看你,你先认真学功课,好不好?

    唔好吧。凤轩奶声奶气地答应了,又不放心,皇兄一定要来!

    一定。

    皇兄拉钩!凤轩伸出小拇指。

    凤澈低垂一笑,也伸出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凤轩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凤澈,跟着晟妃离开,走几步还要回头看一眼。凤澈好脾气地对他温柔微笑地摆摆手,直到看不见。

    唉凤澈无奈地笑笑,一回头,就看到绯绯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嘟囔着嘴,小身影看着瘦削可怜。

    凤澈朝他伸出手,放低声音:绯绯,地上凉,快起来。

    哼!绯绯扭过头。

    凤澈叹口气,轻声道:小轩是我弟弟啊。

    所以主人就更疼弟弟不疼绯绯了?绯绯眼睛水莹,注满泪水。

    凤澈立马投降:都疼都疼!

    绯绯扭头。

    凤澈求饶:最疼你!

    绯绯朝他伸出双手:抱我回去!

    唉凤澈无奈,公主抱起绯绯,望着怀里偷笑的少年,心里如洒满了三月阳光般温柔。

    七、

    什么?!

    四下一片寂静,娄岚陡然升高的嗓音尖得吓人。

    凤澈连忙安慰他:娄岚你不要激动,先坐下来。叹口气,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父皇已经派好几个人仔细地调查过了。

    娄岚望着地面,一脸惊讶:怎怎么可能啊

    凤澈拍拍他颤栗的肩膀:你的姐夫真的是因为过河时被马踹到河里淹死了的,咬舌自尽的那是另一个人,况且父皇没想把他怎么样,是他自己误会了,真傻!当时的官员要派人回去告知慰问家属,一不小心,就给弄混了。

    一不小心?娄岚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了,恨了八年的人,顿时从一个皇帝变为了一匹马?这心理落差太子明白吗?

    凤澈表示理解地点头:本太子明白。

    娄岚的喉结动了动,眼眸垂下,漆黑的长睫毛覆盖住眼底,轻声道:那陛下,对不起了。苦苦地勾起嘴,惨淡似残月,可不管杀错还是杀对,终究抵不过,一死。

    谁说的?昏暗的牢房里,突然闪耀开几道刺目的明黄光芒。

    娄岚看着眼前的人,觉得那像一个虚假而华丽的梦境,镀着金色的流苏边,镶嵌着上好的红宝石,光芒万丈。

    当朝天子,安德帝凤寂,亲自来到牢房,看着娄岚。

    凤澈也有些惊讶,赶快抱拳跪下:儿臣拜见父皇。

    一时娄岚没反应过来,也跟着凤澈跪了下来,头几乎要埋在地上的杂草中了,艰难地动着嘴唇:拜见皇上。

    凤寂淡淡一笑:平身。

    娄岚一直低着头,紧紧咬着苍白的唇瓣。

    凤寂挑眉看他:抬起头来,朕说了,你不一定死。

    这次连凤澈都傻了,直勾勾地瞪着凤寂,哑然无言。

    不过朕放过你这一次,你要如何回报朕呢?凤寂饶有兴趣地望着娄岚,嘴角是淡若浮云同时又深不可测的笑。

    娄岚目光涌上复杂的情愫,想了想,咬牙道:愿为陛下献出自己的心脏!

    朕想要的,不止是心脏。凤寂风流无双,一幅调戏良家妇女的坏笑十分迷人。

    娄岚紧紧闭眼,嘴都要咬出血来了。下定决心非常坚决地说道:其他的,恕草民不能从命!

    凤寂笑得越来越深邃,越来越捉摸不透了。他深深地看着娄岚,发现这书生浑身都充满了足足的萌点,杀了实在不忍,于是继续问道:在宫里见过你的人多不多?

    娄岚不明用意,想了想:回皇上,应当不多。

    凤寂含笑点点头:那好,从今日起,刺客娄岚已经死去了。朕将赐予你另一个身份太子太傅!

    娄岚怔怔地望着凤寂,嘴唇紧抿成一条线,良久,含着两目泪缓缓磕头:谢皇上,娄岚定当竭尽全力,辅佐太子!

    凤澈也有些怔,一个死囚,竟然在几秒内又变为了自己的老师?而且还非常年轻帅气!这世道,风起云涌啊!

    自此,刺客娄岚淡忘在人们视野中。

    记录在历史长河中的则是另一个娄岚,他是太子太傅!

    ******

    春去夏来,持续的几日高温把皇宫的金碧辉煌提升到了新的档次。原先一眼望去姹紫嫣红的御花园如今只剩被烤得打焉的花花草草。

    哪怕是待在阴凉的书房里,凤澈还是不可避免的一阵烦躁。

    看着娄岚静若处子地坐在那,衣冠楚楚,衣领都掩得结实,还能淡定优雅地静静地阅览诗书,白皙的皮肤不出一丝汗,凤澈真是给跪了,不由自主地吩咐宫女再使点劲扇风。

    太子可休息够了?娄岚放下书,静静地看向凤澈。

    凤澈一闭眼想死的心都有了,抹一把汗水凑到娄岚身边:娄大师,你是如何做到在这么热的天还能一点汗也不出吗?难不成你有什么神力?

    娄岚看着凤澈慢慢说道:心静自然凉。

    凉你妹!凤澈抓狂。

    娄岚蹙蹙眉:作为一国太子,殿下怎么能动不动就说脏话呢?

    热啊

    太子先要学会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娄岚不理他,继续看书。

    凤澈眨眨眼睛,歪头笑道:老师,本太子最近看了一本小人书。

    哦。娄岚翻了一页书,为师一直以为太子的爱好高贵冷艳,没想到如此平易近人。

    嘿嘿。凤澈抓抓头发,笑得明媚,这部小人书不知老师可否看过,叫脱衣狂魔哈鲁酱。

    没有。

    呵呵,没看过不要紧!因为内容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他们都不怕热,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天天泡在水里。所以我想凤澈真诚地眨眼睛。

    娄岚的眼眸黑得深邃迷离:脱衣?

    凤澈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就是能不能让我去泡个澡?

    娄

    分卷阅读7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