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6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6

    此,你伤害的人依旧是我父皇。娄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娄岚瞳孔放大音量提高,看上去有些激动:当一个男人的尊严被践踏时,难道应该感恩的阿谀奉承吗?对不起,我做不到。

    凤澈扬起眉毛:除了这个呢?

    娄岚深吸一口气,显然不想再说。

    凤澈咬牙瞪着娄岚:如果你不说出你的冤屈,将来被处死了也没人会记住你这个拿自己生命冒险的愚蠢刺杀行为!从你的讲学中我可以知道你的才华,你也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更知道在这个不太平的时代一个帝王的逝去将对这个国家带来多么巨大的威胁!忧国忧民如你,可你依旧这么做。那么你的理由是什么呢?安静的周围凤澈的声音显得格外明亮和有力。

    娄岚被凤澈突然的霸气给惊讶到了,嘴唇微微张开,随即皱着眉头低下脸,幽黑的眼中写满了无数的痛苦。

    而凤澈表面镇定,额上早就布满一层汗。

    ******

    娄岚十二岁那年,姐夫进京赶考。

    娄岚的姐夫生得一幅极好的容貌,在娄岚的家乡迷倒一片少女。

    可这也注定了被凤寂看上的悲惨命运。

    姐夫宁死不屈,咬舌自尽。凤寂也没太在意,命人送些银子慰问一下家属就草草了事。

    当时娄岚的姐姐刚与姐夫成亲,如胶似漆,恩爱缠绵。听到这个噩耗,姐姐当时就晕倒了,醒来以后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可偏偏是个痴情的人,久日以泪洗面,哭瞎了眼,身子熬坏了,孩子也没了。

    母亲看到女儿这般更是心疼难受。娄岚的父亲死的早,家里一直贫苦,靠母亲补鞋垫和姐姐编花篮养家。如今一个瞎了,又没有银子看病,全家的重担都压在了母亲一人身上。娄岚自然也无法去念书,全家笼罩在一片灰蒙中。

    几年后的某一日,姐姐病死了。死时全身瘦到皮包骨头。

    接连而来的是母亲久劳成疾,跟着姐姐撒手人寰。

    天地只剩下娄岚一个人。

    一颗绝望的愤怒的血淋淋的复仇种子埋在了娄岚的心里。全是因为凤寂!那个坐在九五之尊的皇帝!自己原本温馨的家庭被他破坏得体无完肤!自己最尊敬的姐夫被他逼得咬舌自尽!全家没有一个人过上好日子而他却依旧享尽荣华!凭什么?凭什么?娄岚的拳头打在了墙上,咬着牙,手上染满满血。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愚蠢可笑,可是八年来全家人受过的苦他发疯的想要一并偿还给凤寂!他咽不下这口气!

    但一个手无寸铁的读书人,又没银子又没权势,他能做什么呢?

    于是,他拼尽了最后的尊严,堵上了自己的容貌与前程,把八年来所受的苦凝聚成手上的刀刃,狠狠地,狠狠地刺进这个恨了八年的男人的身体里!

    可那一刻,他却冷静了。

    哪怕狠狠地伤害了凤寂,他依旧没有感到一丝快感。朦胧的眼前一遍遍滑过母亲眼角的皱纹慈爱的微笑,姐姐明亮的眼睛甜甜的酒窝,还有姐夫坐在桌前教他一笔一划写字的模样

    就算杀了眼前的人,那些死去的人还是回不来啊

    自己被仇恨所蒙蔽的心,也格外的疲惫

    ******

    娄岚的眼眶一圈淡红,淡淡问道:懂了吗?

    凤澈的心像被石头敲碎般一地晶莹,不知眼中是诧异还是同情,总之看着娄岚那瘦削的脸,想起他教书时那认真的模样,心里涩涩地发疼起来。

    光线灰暗,娄岚的眼里像黑夜里的大海般深,苦笑道:所以那时太子不愿意努力学习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太子可知我小时候读书的环境吗?那可真的是悬梁锥刺骨凿壁偷光。世界上穷苦人民太多,太子作为将来的一国之君,务必学会节俭,知足。他的眉皱的很紧。

    绯绯靠在凤澈的耳边轻声说:他好可怜。

    凤澈闭闭眼睛,点点头。

    最后娄岚求太子一事。娄岚的脸带上一股坚毅,早些处决我吧。

    六、

    再次见到凤寂的时候凤澈把娄岚的事情说了,叙述间总不经意地在说娄岚的好话。

    听完后凤寂揉揉眉心:娄岚的姐夫恩,是谁呢?朕不记得了。

    凤澈心里想着却是你糟蹋的美男太多啦,自然记不得了!

    看着凤寂在思考,凤澈小心翼翼地张口:父皇打算如何处置娄岚?

    看来娄岚教的还是很不错嘛。凤寂微微笑道,澈儿很喜欢娄岚?

    啊!也不是凤澈揉揉脑袋,就觉得娄岚也不容易。

    是啊。凤寂惋惜地叹道,那么棒的美人要是给杀了,朕也于心不忍。更何况,不从私心出发,娄岚的学识与才华,朕也十分看重。顿了顿,对了,澈儿可知道娄岚的姐夫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凌珉然!

    凌珉然?凤寂的俊眉一拧,努力地回忆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有点印象。可朕并没有把他收为后宫啊。

    凤澈吓:是不是父皇记错了?

    八年前的记忆是有些模糊。可是当时那个男子咬舌自尽给朕的震撼还是很深的。他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叫鲁华。好像不叫凌珉然。凤寂托着下巴,认真思考的苍白侧脸带着成熟男子独具的魅力。

    啊?那这么说,娄岚杀错人了?凤澈哭丧着脸。

    凤寂从容不迫道:朕的记忆力有限,这样吧,朕一会儿吩咐人去查一下,总会给娄岚一个交代。

    ******

    樱花树下,绯绯坐在秋千上一荡一晃,雪白的纱衣像蝴蝶的翅膀般透明地飞动,如翻滚在空中瞬间盛开的花朵。粉色樱花落成花雨,纷纷翩然洒下。落在绯绯银白的发丝上点缀娇艳。

    凤澈站在绯绯身后帮他推秋千。

    要真是这样,情节就太狗血了不是吗?绯绯郁闷地嘟着嘴,发丝飘扬,恨了八年的人,竟然杀错了?

    凤澈叹口气:还别下结论,说不定是我父皇记错了?

    最好是。绯绯狡黠地眨眼睛,否则你的父皇就白白挨了一刀。一定都累觉不爱了!挨哟风车,你没吃饭是吗?用点力啊!

    死猫你自己摇啊!凤澈就要罢工。

    你敢!绯绯眸子瞪大,在凤澈一收手时腾空跃起,白衣翩翩如蝶婉舞,蹬地一声轻盈落地,拍拍手,得意地看着凤澈,扬起殷红嘴唇。

    凤澈白眼:行行你最厉害。

    绯绯的尾巴得意地翘起,美滋滋地说:听主人夸赞,绯绯高兴得要飞起来了!

    凤澈看着他精致的小脸顿时也没有了怒气。

    皇兄!遥远的绿红花丛里,一位小孩童咿呀地跑来,小脸蛋圆嘟嘟得粉嫩可爱,像颗饱满的红苹果,清澈的大眼如水灵的葡萄般闪烁,一把搂住了凤澈。

    小轩?让哥哥抱抱。凤澈的笑蔓延到眼睛,抱起凤轩凤澈五岁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