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4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4

    色的蝴蝶翕忽地扑着翅膀飞了过来,墨槿半倚着,伸出食指,蝴蝶轻轻地在他指尖停下。墨槿微微笑着倾城:是,回想小时候的小澈,是多可爱啊,还会搂着我的脖子叫我美女姐姐呢。

    住口

    墨槿的思绪飘回了十年前,那年他进宫看望凤寂,在春光烂漫的御花园间,那个小小的水灵孩童朝自己跑来的模样,灵澈澈的大眼睛,圆嘟嘟的小脸蛋,当时墨槿瞬间就喜欢上他了。

    娘娘,话说父皇后宫佳丽三千,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凤澈突然想到了什么,朝墨槿眨眨眼睛,眸子闪闪发光。

    墨槿并不在意,喝一口茶一点都不着急地问道:担心什么?

    几抹阳光穿过枝叶打在凤澈的脸上,一半明,一半暗。他歪着脑袋勾起一抹坏笑:父皇不喜欢你了。

    琴声静静弹奏,悠远流长,如水,如风,如梦。

    微朦的春天染着晕晕的白光和各色的花香树香。

    墨槿没有回答,而是甜甜地笑,眼角的泪痔,像一颗天空遗落的星星。

    自己六岁的时候,就遇到了当时已经十九岁的凤寂。那时的凤寂有着举世无双的俊朗笑容,不羁风流的翩然气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全是帝王的风范。文武双全,早就是下一任皇帝最好的人选了。

    墨槿站在自己的房间里,透过木色的窗户,看到了凤寂作为当时的太子,参加祖父七十岁的寿宴。

    墨槿小时生得瘦弱,并不受宠。于是宴会的空隙一个人坐在花园里荡着秋千,暖洋洋的午后,秋千越荡越高,墨槿迷迷糊糊地就要睡着了,在秋千荡到最高点时手不经意地一松,整个人摔了下来。

    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

    结果最后却是落入了凤寂那用力且温暖的怀抱中。

    他看到凤寂眼眸深处的清清温柔,他就觉得,长大一定要和凤哥哥在一起。

    凤寂也很喜欢这个美丽得如妹妹般的弟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墨府看墨槿,带着墨槿上街买糖葫芦,还会把墨槿的头发扎成两个羊角辫。然后看着小墨槿一脸的不高兴哈哈大笑。

    所以,自己是和凤寂一起长大的。

    哪怕最后成为了凤寂的面首,供凤寂发泄,墨槿都是心甘情愿的。

    因为墨槿知道,不管凤寂如何变,如何成熟,在别人面前如何威严,对着他,依旧温柔宠溺,会说着情话哄他入睡,是那个最好最好的凤哥哥。

    墨槿对着凤澈笑:我一点也不怕。

    四、

    太子?太子?

    娄岚敲敲桌子,蹙眉看着呼呼大睡的凤澈。

    恩不情愿地抹去口水,凤澈半眯眼坐了起来。

    唉太子又睡着了。像太子这样懒惰,将来如何成大器?娄岚作为一界书生,忧国忧民,感叹起来。

    凤澈把猫咪抱在怀中,嗔怒道:可娄老师,您教我这半个月来,是不是太严厉了?我每天都唔睡不够

    娄岚叹口气,缓缓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太子只是学点知识,怎么就喊起苦来了?

    凤澈眉毛一挑:本太子怎么没受过苦?想当年我随父皇出去打猎,从马上摔下,昏迷了三天三夜诶!这

    娄岚冷着脸:这只能说明太子文武都不行。

    你凤澈指着他的脸思考如何还他一个致命一击,突然笑了,笑得得意中又带着邪恶,看着娄岚,今天我放你早些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娄岚不为所动,语气波澜不惊:是太子又想玩了吧。

    不是。凤澈摇摇手指,抿着唇笑如鲜花,今晚,父皇就要,临幸你喽。手指刺了刺娄岚僵硬的身体。

    看着娄岚逐渐苍白起来的神色,凤澈幸灾乐祸,安慰他:娄岚,想开些吧。自古人生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靠近他,在他耳边说道:我父皇一概温柔,不用担心什么。

    娄岚已经惨无人色了,虚弱道:草民身体不适,先告退。准备离开。

    突然凤澈一拉他的衣袖,用暧昧不明的声音说道:顺便太子提醒老师一下,不要妄想用刚刚那个借口逃脱今晚,因为那样,你会死得更加难看。说完,真诚地眨了眨眼睛。

    娄岚离开的背影无比沉重。

    哈哈哈哈哈哈。凤澈坐在椅子上没笑抽过去。

    绯绯转眼变为少年,撒娇地坐在凤澈的大腿上,白色纱衣下碧玉般的肌肤若隐若现,抱着凤澈的脖子,樱桃小嘴翘起:风车,你可太坏了。

    我哪有坏。凤澈扬扬脸,这是好心提醒他好不好。想了想继续捧腹大笑,真的好期待,明天娄岚来的表情啊哈哈哈。

    可是你不会更期待,今夜吗?绯绯咬着绯红的唇瓣。

    死猫这么重口味!凤澈嗤鼻,在他额头上一弹。

    绯绯不高兴地捂着额头喊疼,倏然水蓝眼眸一亮,掀开凤澈的刘海,你额头上的伤怎么样了?

    凤澈漫不经心:恩差不多好了。

    可突然,就感觉有柔软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额头。

    很软很软,像花蕊,像白云,像一切美好的东西。

    但事实是,绯绯探出小舌头,轻轻地舔着凤澈的伤口,一下下,很柔。

    绯绯你干嘛呢嗷!凤澈大吼了一声,肺都要气炸了。

    只见绯绯舔着舔着,忽然重重地用牙齿咬了一下。

    死猫你给我滚开!凤澈望着得意偷笑的美少年,心里有千万只蚂蚁在挠啊!

    绯绯笑得无邪:主人么么不生气。伸出手臂,绯绯给你咬。

    凤澈气得不想理他,就在绯绯讪讪地准备收手时,凤澈却一把拽过绯绯,把绯绯压到地下,自己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纤弱美丽的水晶少年,眼里是怒气。

    主人这是,要把绯绯扑倒的节奏吗?绯绯不慌,无辜地瞪着眼睛。

    凤澈挑起他的下巴,邪邪一痞嘴角:你说是吗?

    绯绯笑了:不是哦。下一秒,白烟一吹,又变回了猫,腾地跳到凤澈的头上,趴了下来,懒懒地喵了一声。

    死猫!!!!!!

    ******

    烛火点亮屋子。

    璀璨的星辰像钻石般镶在墨蓝的天空上,一颗两颗,数也数不清。

    桌案前的烛火像精灵似地跳跃,娄岚一人独坐,手捧书卷,静静地看着。

    门咿呀一声打开,袭来的夜风把烛火吹得闪闪。

    娄岚的目光一直低垂,默默放下书,跪了下来,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面无表情地说道:草民参见陛下。

    凤寂微微一笑,眼波柔柔如月光,把他扶起:平身。

    娄岚立马抽出手,后退两步,拘束地站在一边,垂下头。微红的烛光点着他的脸白净无瑕,小眼神带着几分忧郁和不满。

    像画里一样的美人。凤寂低声笑着,跃过他,翻着他桌案上的书,抬起幽邃的眼眸:看史记?

    分卷阅读4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