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2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2

    亭子,才发现他们不仅在下棋,而且谈论得还很开心!

    再一次证明了,绯绯是只可怕的猫!

    绯绯!凤澈站在绯绯背后,咳嗽了一声。

    绯绯明显还在赌气中,听到了也不理他,继续和对面的男子嬉笑。

    看着自己养的猫和别人聊得如此开心还根本不理自己这个正牌主人凤澈就火大,一把拽起绯绯压低声音,但听得出来是压抑着怒气:跟我回去!

    绯绯被弄得很疼,可一抬头却看到凤澈脑袋上的红包,一下子又关心起来,小心翼翼地摸着,细声问道:凤澈,你没事吧?

    凤澈咬牙微笑:你说呢?

    绯绯莞尔,笑起来十分可爱:应该是没事啦。又坐了回去,对着对面的男子摆摆手,我们继续,你出了。

    凤澈气得想把绯绯大卸八块!他把目光看向对面的男子,斯斯文文,浑身一股忧郁和优雅气质,长得还白净清秀,是个美男,眼尾一挑,问道:本太子问你,你是谁?

    男子一愣,连忙跪了下来,声音磁性:草民有眼无珠,不识太子殿下,还望太子殿下恕罪。草民乃今年进京赶考的秀才,名娄岚。

    娄岚?秀才?凤澈皱皱眉,你为何会在皇宫里?

    这娄岚脸青一阵白一阵的,说不上话来,眼中全是愤怒,握紧拳头。

    绯绯手撑着脑袋懒懒道:他被你父皇看上了,抓进来当面首养着。

    娄岚脸瞬间红得像个西红柿。

    哦!凤澈暧昧地点点头,看着娄岚跪着那宁死不屈的样子,叹口气。父皇是个男女通吃的皇帝,而且最喜欢白净的美少年了,这个娄岚恐怕,难逃虎口啊想着,对他不免多了几分同情,拍拍他的肩,说道:这几日,好好养身子吧。

    说得娄岚猛地抬头,吓得不知所措,小脸煞白煞白。

    凤澈看着辛酸,亲自扶起他,微微一笑,拉着绯绯就走了。

    一路上,绯绯被凤澈拽着走,见凤澈有丝缕怒气,瘪着嘴。宫女下人们看到他们都请安,凤澈一向对下人好,都会轻轻回笑。

    早膳还没有吃,肚子饿着直叫唤,每早还要去皇后娘娘那里请安。凤澈站在未央宫前,想了想,叹口气,去里面一并吃了吧。

    刚想进门,绯绯突然拉住了他的手,紧紧地,睫毛扑闪扑闪地眨巴着,颇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又有事凤澈叹气,无奈又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猫少年,什么事?

    绯绯讨好地凑过脸来,睫毛长得不像话,吐出的呼吸间是薄荷的香味。主人,你不觉得,娄岚很可怜吗?

    凤澈吓白了脸:你想干嘛?!

    绯绯鼓鼓殷红的唇:我们帮帮他嘛。拉着凤澈的衣袖。

    想都别想!

    主人绯绯又要撒娇。

    凤澈瞪他一眼,软了心:以后再说。乖。

    说完拉着绯绯进了未央宫。

    皇后墨槿最喜奢华,地面由白玉铺造,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帘幕后是一座宽大的沉香木床,隐约间露出两个身影。

    凤澈一路进来也没人拦他,早就知道父皇和墨槿不拘小节,他,习惯了。

    他牵着绯绯跪了下来,装模作样地说道:儿臣拜见父皇,母后。

    澈儿来啦。珠帘内传来低沉而霸气的男声,珠帘拉开,一位年轻得不像话的男子赤()裸着小麦色的上身,英俊立体的五官带着丝邪美的俊朗,眉眼间有几丝像凤澈。身后的墨槿替他披上龙袍,束好玉白色腰带,两人对视一眼,如胶似漆。他,就是如今站在荣耀巅峰的姜国安德帝凤寂。

    两人旁若无人,在他这儿子面前如此卿卿我我。凤澈叹气,握紧手里的茶杯猛喝了一口,不想看他们。墨槿并不是他的亲娘,也不可能是。凤澈的亲生母亲在很早就死了。

    绯绯把下巴靠在他另一只手上,嘟嘴看着他们。

    这只猫明明什么都懂,可偏偏一幅无辜的样子。

    接着几个宫女上来替凤寂束好发,在众人的注视下,凤寂在墨槿饱满的唇上轻啄一吻,微笑着去上早朝了。身边宫女的头都低着与地面水平。

    凤澈知道,父皇又要迟到了。

    还躺在床塌上的墨槿露出圆滑的肩头,一头黑发像没有一点浪花的瀑布般垂下,眼角妩媚地扬起,那颗闪闪的泪痔简直衬着墨槿美得妖孽。脸颊带着两抹淡粉诱惑的红晕,下了床,只穿了件宽大的单衣,在凤澈面前坐下,有点困。

    宫女们识趣地退下。

    凤澈直直地看着墨槿,扶额:皇后娘娘在凤澈面前能不能注意下形象啊。

    墨槿勾起嘴角:淘气。

    绯绯很喜欢墨槿,立马凑了上去,环着墨槿的脖子。

    姜国的皇后比谁都正常,唯一不同的就是,姜国,是父仪天下。

    墨槿是个男人,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男人。

    二、

    是不是我不来,你们要睡到下午?凤澈吃着宫女端上的糕点问道。

    墨槿优雅地抿一口西域的奶茶:恩。

    凤澈白眼:腐败,奢靡,没人性。

    哦?墨槿伸出玉雕般的精致的手挑起凤澈的下巴,小澈心情不太好。转头看着美少年绯绯,捏捏他的脸,绯绯怎么惹他了?

    绯绯瞪圆眼,水蓝眼中像片澄明的蓝雪:我没有!

    好。墨槿笑意浓浓,小澈,让我告诉你,什么叫腐败,奢靡,没人性。

    命人再上一壶奶茶,自己一边喝,一边把另一壶倒掉。

    墨槿放下杯子,挑眉:怎么样?

    凤澈无语:对于你的恶趣味本太子深深地跪了

    ******

    在回储宫的路上,雨停了,可凤澈突然想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完蛋了完蛋了!凤澈头疼起来,绯绯,今天是不是唐凉那老头又要来了?啊,我不要啊!我不要学那些干巴巴的四书五经!

    绯绯点点头,挽着他:你还是躲躲吧。

    不管我躲到哪,似乎,唐凉总会找到我。凤澈欲哭无泪。

    绯绯拉他往反方向走,一直走到御花园,正值盛春,花朵沾满雨珠,姹紫嫣红。空气间全是柔软的芳香,花红柳绿映着两位少年更加夺目好看,像明珠般。

    不喜欢,就不学了喽。绯绯说得容易。

    不行啊。凤澈摇摇头,作为姜国太子。苦笑撩起苦涩,我有这份责任。

    绯绯托着腮望望灰蒙蒙的天,眼珠转了转:风车是不喜欢学那些古文,还是讨厌那个大胡子唐凉?

    凤澈黑宝石般的瞳仁里涂满了斑斓的色彩:大胡子!

    绯绯笑得邪恶又迷人:那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

    你向安德帝建议,你要娄岚,当你的老师。绯绯扬起脸,微微一笑,唇红齿白。

    凤澈一愣,随即犹豫:可这样好吗?

    绯绯蹙眉不高兴

    分卷阅读2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