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时希 - 分卷阅读1 猫少年足年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猫少年足年少 作者:夏时希

    分卷阅读1

    文案: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这是一个蠢萌太子和只傲娇猫咪的故事。

    把你的爪子从我身上拿开!!!!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绯绯,凤澈 ┃ 配角:凤寂,墨槿,娄岚,扶鸢,脱兔 ┃ 其它:

    一、

    三月春,雨纷纷,新雨打湿一片竹叶的翠绿,缀上墨痕。

    鸟儿立枝头,不时几滴清澈的雨水砸到头上,吓得翅膀一扇,飞了起来。

    金碧宫殿,赤红立柱,帷幔飞舞,薰香四溢。

    凤澈,起床了!柔软床榻上,一只通体雪白色的猫咪抬起软软的爪子,一把拍在少年的脸上。看着少年神情间的不悦与懒散,眯起水蓝宝石的眼睛。

    正做着美梦的凤澈一阵困倦,不耐烦地推开它的爪子,翻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猫咪见他不肯起,生气地喵了一声,跃起摇身一变。只见它小小的身子慢慢拉长变大,在月白的光晕中如昙花一展花瓣,圆鼓鼓的眼睛揉捏成细长的凤眼,毛渐渐褪去。最后,变成了一位穿着银白色滚雪细纱衣的少年。一头银月白的长发如上好的绸缎般洒下,泛出珍珠似的润白色光,皮肤雪白若雪水静静融化开,又嫩又滑,吹弹可破。水蓝的眼眸一闪狡黠,俊俏小鼻下的殷红双唇如同三月盛开的桃花,饱满柔软,沾着露水。就是这样一位纤弱精致的美少年,纱衣敞开露出白白一片的胸口,直接坐在凤澈的身上,俯下身,唇畔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轻轻在凤澈耳边温柔地说道:太子殿下,起床了。

    睡梦中的凤澈听到这么一句话,吓得犹如白素贞见到法海一般,顿时脑袋被浇了一盆凉水,刷地醒了。刚睁眼,就对上少年的小脸,吓了一跳,皱皱英俊的眉,推开他,揉揉眼睛,一边嘴里胡喃:绯绯,你要把本太子吓死了,你就没有主人了。

    绯绯一听这话委屈极了,嘟着粉润的小唇满脸不高兴:我怎么叫你起床你都是不高兴,风车,你太坏了。

    不准叫我风车!打着哈欠的凤澈怒气哼哼地瞪眼。

    就叫!死风车坏风车最讨厌风车了!说着最后尾音都带上哭腔,一扭头,从窗户身子轻盈地一跳,跑走了。

    唉他这傲娇脾气凤澈大概也摸透了,不想理他,倒在床上望着金黄色的帷幔曼妙摇曳,心里突然没了睡意。

    绯绯是他在十四岁那年在宫外捡到的猫咪。说是捡到的似乎不那么准确,应该是绯绯直接扑到他怀中的。毛绒绒的身子缩得发抖,大眼睛水莹透亮。凤澈心生怜爱,就把他带回宫了,还非常高兴地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雪花。

    当天晚上,他正睡得迷糊,突然感觉脸上一阵痒,醒来就看到个从未见过的漂亮少年歪着脑袋,趴在床头看着他,那纯真可爱的模样真是让凤澈心头一紧。

    不过这不能让凤澈不害怕!

    就在他马上要大喊来人时,少年倏然喵了一声,眨眨水蓝的眼睛。

    凤澈傻了眼,哆嗦道:你你是雪花?

    少年眯眯眼睛暧昧地点头,随即皱起秀气的眉:什么雪花?我才没有那么难听的名字呢。我叫绯绯。

    绯绯?凤澈眨着黑漆漆的睫毛,你这么白叫什么绯绯啊?

    绯绯露出招牌式的不高兴嘟嘴,唇像朵小花,提高音量:人家就叫绯绯。

    好好,绯绯,绯绯。凤澈点头哈腰。

    恩。绯绯心满意足地吐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无辜地转着,有点可怜,主人,我饿了。

    凤澈来了兴致,也不困了,伸出手戳戳他的小脸蛋,清澈明媚地微笑道:那小绯绯想吃些什么呢?鱼?

    我要吃肉!

    凤澈愣了愣:猫一般不都是吃鱼吗?为什么你要吃肉?

    因为我不是猫啊。绯绯甜腻腻地一笑,眉眼弯弯,我是猫少年。

    什么东西?

    哎呀我饿了饿了。绯绯不高兴地摇着凤澈的手臂。

    好好好。从小到大凤澈可是锦衣玉食万人宠爱,可偏偏对一只小猫咪没办法,叹口气,拍拍他的头,你等着。

    之后的例子还有无数,凤澈被这坏猫咪折磨得惨无人道。随着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久,身边亲近的人也都知道绯绯会变成人形的事情,大家从开始的惊讶到后面的见怪不怪,绯绯也变得对凤澈越来越闹越来越不客气。好几次凤澈火得想把绯绯直接丢出去,绯绯就会大眼注满泪水,可怜兮兮地说:主人不喜欢我了,主人不要我了,绯绯去哪里啊?说的凤澈心都要化了。

    所以这绯绯在凤澈身边一赖就是两年,赶都赶不走。

    想到这,凤澈头就痛起来。绯绯可不要跑出去闹事啊!

    不过这只死猫,很难说!

    凤澈飞速地起了床,叫人伺候自己洗漱穿衣,早膳都还没吃就匆匆打把伞跑出去找人了。

    侍卫夏寰跟在太子身后都有些想笑,绯绯啊,就是太子的软肋!

    皇宫这么大,绯绯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记得有一次,绯绯误闯某妃嫔寝宫,撞到美人洗澡事后还不屑地嘟嘴:谁愿意看她那个丑女人。我从来都看风车洗澡!说得凤澈一排黑线。

    还有一次,闯进某宫殿打碎三个价值连城的花瓶

    更有一次,跑到监牢里和牢犯唱起了花鼓戏

    越想凤澈觉得浑身发凉,下这么大的雨,脚步越走越快。

    老远就看到了太监总管郑公公,笑盈盈地迎上来问道:太子可是在寻绯绯公子?

    凤澈大喜,连忙点头。

    郑公公慢慢道:在月湖边呢,太子快去吧。

    多谢多谢!一说完,抓腿就跑。

    太子小心!夏寰在身后还来不及提醒

    咚!由于走太急,凤澈没看清路,一脑门撞树上了。

    身子软软的就要往后倒,夏寰连忙扶住他,见凤澈那光滑的脑门上肿起一个包,忍

    着笑担忧地问道:太子,需要请太医吗?

    不用不用!凤澈摇摇脑袋,虽然有些天旋地转,但没有比找到绯绯更重要的事情了!一咬牙,继续跑。

    ******

    太子,月湖在南边!

    太子,那是西边!

    太子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

    ******

    飞奔到月湖边时,凤澈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

    湖光春色,落雨淅淅,莹绿色的月湖水面被砸出一圈圈涟漪。淡淡的薄雾间,月湖边的几棵樱花染上淡白而露出娇嫩羞涩的味道来。一片红烟,花瓣飞落轻盈。花树间的红亭中,坐着一袭雪白的绯绯和另一个男子在下棋!

    太诡异了!

    凤澈冲了过去,走进

    分卷阅读1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