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月千重 - 分卷阅读3 重生之合璧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分卷阅读3

    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分卷阅读3

    府里上下却没有一丝快活的气息,所有人都紧绷着一张脸,沉沉的,担忧有,害怕也有。

    自打昨夜长公主被幼太子推进水里之后,长公主人就发起了高烧来,到现在都还昏迷未醒。

    皇帝倒是想留长公主在宫里住下的,但长公主执意要回府,皇帝也没办法,只好允准了,不放心,就又指派了两个太医跟着。

    到底是自己家儿子先动的手,要是动旁人就算了,还偏又是自己的亲妹妹。

    装饰奢华的房间里,有香在静静地燃着,薄白浅淡的烟雾袅袅腾起来,但在升腾上去后很快便就散开了,悄悄地散去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将所有物件都染上它的味道。

    床上的人安静地睡着,突然毫无征兆的,她就在下一刻睁开了眼睛。

    起先时那双眼睛里并无光彩,蒙了一层灰似的,但很快的,灰被吹拂去了,那双眼中就有了神光,光彩里甚至携着藏不住的锋利。

    不过再到下一刻时,锋利入鞘,只余下骄傲却不过分张扬的熠熠光彩。

    这是握权十二载的修为。

    有送药进来的丫头瞧见床上的人醒了,立刻便高兴地掉下了眼泪,当时药也不送了,直转身出去叫人:“长公主醒了!长公主醒了!”

    于是全京城的人在除夕下午的时候,就全知道病重昏迷的长公主醒过来了。

    经丞相知道后,就只脸色淡淡地说了句:“可惜。”

    在一旁坐着看书的经雅:“……”

    这样不行,若是经家和大长公主明确站到了对立面,那就算大长公主不知道上辈子的事情,以后多半也不大可能会再接受她的投诚了。

    思虑再三,经雅合起书,看向经丞相,道:“父亲,我想和您谈一谈。”

    经家就只有经雅一个女儿,故而向来是当成儿子养的。且有经父宠爱,再加之经雅聪敏过人,所以在很多事情上,经父都是愿意和经雅探讨的。

    所以一听经雅说要谈一谈,经父便就从书案前坐到了经雅对面去,问:“雅儿要和我谈什么呢?”

    经雅神情严肃,问道:“父亲,您认为幼太子如何?”

    “这个……”经父眯着眼睛去看自己女儿,发觉经雅的郑重态度后,便略微思忖了下,回道:“太子虽年纪尚幼……不过身为东宫,偶尔所行之事,倒也颇有些气象了……”

    经雅想都不想就知道经父说的“所行颇有气象之事”指的是什么事情——无非就还是昨晚上推大长公主落水。

    上个月推自己落水的那位张家公子,恰好是同长公主府走得近的。一次,经丞相自然而然便会以为,那张家的公子竟胆敢推自家女儿落水,背后定然是大长公主在撑腰的了。

    否则区区一个礼部侍郎家的儿子,如何就多长了一个胆敢来动这个手?

    所以如今“在背后撑腰”的大长公主被新帝推落了水,经丞相会高兴,也是身为人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当初她未曾多想,现在再回过头来再看,大约自己父亲那时铁了心要站在新帝那一队里,多少也是有这个原因在的吧?

    经雅在心里叹了一声,如此算起来,还是她连累了经家……

    经父见经雅脸上有怅惘之色,心中疑惑,便问道:“雅儿,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很好,父亲不必担心。”经雅摇摇头,收敛了外露的神色。

    罢了,不想了,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但上辈子留下的教训,这一世她必定会认真吸取,以前事为师,绝不会再让自己,让经家走上那一条错路了。

    经雅藏在袖中的手暗握成拳,面上神色却是平淡无波。

    垂着眼眸,经雅略微想了一下,才抬头重新看向经父道:“父亲,张少恒推我落水一事,其实与大长……长公主并无干系,且还是长公主叫人救的我。”

    叫了大长公主十数年,一时间都要改不了口了。

    经父不大信:“此事当真吗?那为何雅儿你那时没有同我说呢?”

    其实是半真半假。

    但是想要经父对长公主改观实在太难,若有一件救过自己的功劳作为改观的开始,显然是适合不过的了。

    经雅垂下眼帘,手指指腹无意识地摩挲着书页,道:“那时候我受了惊,一时间不记得要说这事情,后来再想说的时候,却又总忘记跟父亲提了。”

    经父颔首,郑重道:“既如此,那明日我便要亲自上长公主府去拜谢了。”

    果然,把长公主往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身份上一套,经丞相立马就对长公主调转了态度。虽然尚做不到完全放下成见,但是总归感谢的态度还是表明了的。

    可这个改观暂时还不能被旁人看出来。

    否则还没等长公主势成,经家怕就要被当今的皇帝给修剪去了,更何况长公主这个救命恩人的身份还有一半是假的。

    各方都思考过,经雅就轻轻摇了一下头,对经父道:“不必如此。明日是大年初一,父亲就让人以我的名义,给长公主府送一份拜年贺贴吧。”

    “以你的名义送?”

    “对,就以我的名义送。”

    经父皱眉想了片刻,也不知道是联想到了什么事情,略顿了顿,最终还是点了头,说:“好,我知道了。”

    “是。”

    经雅知道自己父亲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便也就不再多言了,只将书又翻回到先前看到的那一页,静静地继续看了起来。

    等到晚上吃过团圆饭,一家人又在一起坐了一阵子,走了个守岁的形式后,就各自都回房去了。

    家里面人少,规矩也就没有那么多,也算是人少的一点点好处了。

    经雅回到房里,觉得还不困,就拿了本书坐在案前看了起来。

    结果看着看着经雅便就走了神,书上的字一个没看进去,思绪反倒是全都拐到别的事上去了。

    今晚是嘉平二十七年的最后一夜了,再有几个时辰,就到了嘉平二十八年,等二十八年再过去,就是二十九年了。

    嘉平二十九年暮春,现今在位的这位皇帝驾崩,幼太子即位。

    同时,也是大长公主入手朝政的开始。

    留给自己的,就只有嘉平二十八年这一年的时间。

    而能否让经家顺利登上大长公主的这艘船,就全都要看明年了……

    “经雅,经家已经没了。”

    “不过我最可怜的,还是经老丞相,一把年纪了还要经受一遭流放之途的艰苦。但是幸好啊,他老人家只到中途就去了,倒也不用再体会幽州苦寒了。”

    ……

    经雅手下捎带力气,捏在指间的书页都被攥的皱了,猛一醒神,从前世的回忆里抽身出来,经雅突然间觉得有些恍惚。

    紧紧地闭了下眼睛,锁着眉头深深地

    分卷阅读3

    分卷阅读3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