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月千重 - 分卷阅读2 重生之合璧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分卷阅读2

    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分卷阅读2

    ?

    当真是世事无常啊……

    上辈子,她和经家呕心沥血,一步一步地扶着新帝成长,最终扳倒了大长公主,却也是送她自己和经家踏入了死地。

    那位新帝……

    经雅握紧拳头,铜镜中的人却仍然面色平静,一丝波澜也无。上一世在宫中的十年磨砺,早已让她习惯了隐忍。

    这份隐忍同样也是她学来的生存之道。

    不过隐忍归是隐忍,有仇的却还是有仇。她可以忍,但是仇却必须报。待她忍耐至找到一击致命的机会,那时便谁也不能再阻拦于她。

    经了上辈子的那一遭,她是绝不会再让经家走上新帝那条错路的。

    经家若想要长久,大长公主那里……倒是能有出路,至少比起那位新帝来,她个人更为倾向于大长公主。

    且当初若非是她父亲坚持要扶持新帝,那么经家入大长公主阵营之下,倒也未为不可。

    大长公主有城府也有手段,且治国之能并不比先帝差了。最要紧的一点,是大长公主绝不会因为害怕将来被背叛,就在功成时对老部下赶尽杀绝。

    只要有这最紧要的一点在,经家扶持有功,便必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了。

    经雅收住心思,最后又向镜中的自己看了一眼,没再拖沓,转过身就去取了床上放着的衣裳换上了。

    既然她有幸得以回来,那她就必不会辜负了这份机缘。

    至少,她绝不会让经家覆辙重蹈。

    等经雅洗漱收拾过,就立刻有丫头进来布好了饭菜,经雅坐下,刚要动筷,叫望兰的那丫头就端着碗汤在经雅手边放下了。

    丫头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说:“小姐先喝碗汤暖暖。”

    “也顺带着解一解酒劲儿,不然等会儿您去见了老爷,肯定是要挨训的。”

    “不过小姐您也真是的,干嘛非要喝那么多酒呢,明明一沾就醉的……虽然张家那公子被老爷教训了一顿,但您也不至于这样高兴的呀……”话说不过三句,小丫头就又埋怨起来了经雅昨晚做的事情。

    经雅喝汤的动作一顿,问:“什么张家的公子?”

    望兰说:“张家公子,就是礼部张大人家的大公子啊,就是上个月,把您推进湖里的那个呀。之后您就染了风寒,老爷还因为这个生了好大的气呢。”

    她一说,经雅就想起来了。

    这件事也算是当年走错了的一步,这回不能再差了。想了想,经雅就把汤碗放下,拿帕子擦了擦嘴,说:“我吃好了,收了吧。”

    说完她就把帕子叠好放在了桌上,自己站起身理了下衣服,到门口又拿起架上的斗篷披上便就出门了。

    望兰都没来得及叫住,就眼看着经雅出门去了。

    扭回头看看桌上一点没动的饭菜,摇摇头,自家小姐果然是不能喝酒的,尤其是不能喝醉酒,下回她可得定要看紧。

    经雅出门就直奔经丞相的书房去了。

    经家人丁不甚兴旺,在上一辈的除却经父之外,经雅就只有一位小叔和一位远嫁的姑姑。

    在京的主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远嫁的那位姑姑早逝,只留下了一个别姓的表弟,但因着离得远,所以也并不亲近;老家小叔那边倒是一双儿女俱全的,不过都年岁尚幼,翻过年去大约才有六岁。

    就是这样,比起别家来,经家的人还是太少了点。

    经雅拢了拢斗篷,人少,好也不好,都算是命数,强求不来,不过人少也未必就不能长远了……

    “小姐来啦,老爷正在里面等着您呢,快进去吧。”

    书房门口的下人一见经雅过来,立刻就笑着拉起了帘子让经雅进去,经雅淡淡颔首点了下头,就进去了书房里。

    经父果然是在等着的,一听见门口有动静就把手里的书放下来了,看见经雅人进了来,更是满脸的喜色:“雅儿来了,可用过早饭了吗?”

    “回父亲,已经用过了。”经雅向经父行过礼,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

    经家父女感情甚好,亦父女亦师友。

    经父装着严肃地握拳咳嗽了声,勉强维持着正经的脸色,等到门帘一被放下来之后就绷不住了,险些要笑出声来。

    “父亲?”经雅已经很久没见过有这样情绪的经父了,感觉十分陌生。

    经父默声笑地止不住,脸都憋的通红了。

    经雅只搓搓指尖,也不再多问,只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等着经父这阵子笑意缓过去。

    外面人不知,一向不苟言笑的经丞相,在自家书房里却是什么表情都有的。

    一个人闷声笑了好一阵子,经父才终于慢慢止住了,拍了拍胸口,又喝了整整一杯的茶水才算缓过来。

    经雅等他缓好了,才问道:“父亲是遇上了什么高兴事呢?”

    结果不问还好,这一问,经父就又想笑了。

    但才刚笑过好一阵,这会儿总算能克制一点,于是经父忍了忍,憋着笑意,回答道:“雅儿,你知道吗,昨晚上长公主被太子推进暖湖里去了。”

    经雅:“……”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架空,切勿考究,设定民风比较开放,男女也比较平等,其余诸事皆为剧情服务。

    开文啦开文啦,快来看呀~

    第2章 除夕夜里

    太子推长公主落水,这样的消息总是传的特别快。

    尤其在这大年节下众人皆闲着的时候。

    等到除夕夜里守岁犯困之际正好有了说项,也不至于太过无聊了。

    但要说起长公主,就总少不得要提起英明神武的先太上皇了。

    先太上皇一生都是极为传奇的,这一点既体现在先帝所创下的功绩上,又体现在先帝的儿女年岁上。

    前一点不是大年夜里该说的,后一条才是众人心里好奇的。

    年岁一事,就拿当今的皇帝和长公主来说,当今的皇帝已然年过花甲,而皇帝年纪最小的妹妹,也就是皇室如今唯一的长公主殿下,今年却才将将二八。

    中间几乎都要差了四轮的岁数呢!

    当哥哥的年岁都能做这妹妹的祖父了,可不是传奇似的事儿吗。

    而造下这传奇事情的人,正正就是那位英武先太上皇了。

    先太上皇曾在花甲之年退位于当今皇帝,当起了逍遥自在的太上皇。但在大盛史上,主动退位当太上皇的事情也不是头一遭才有的,所以也不如何稀奇。

    不过先太上皇何人也?再如何不稀奇的事儿,只要是由先太上皇做了,那也必然是会很稀奇的。

    于是,先太上皇便一边当着太上皇,一边闲里赶忙地生了个女儿。

    而先太上皇的这个女儿,也就是在除夕夜前天晚上,被幼太子推进去暖湖里的那位长公主殿下了。

    长公主府。

    明明是除夕夜,长公主

    分卷阅读2

    分卷阅读2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