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月千重 - 分卷阅读1 重生之合璧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分卷阅读1

    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分卷阅读1

    =================

    书名:重生之合璧

    作者:晓月千重

    简介

    大长公主权倾朝野一十二载,却最终被她经雅联合皇帝扳倒了,身死名败。

    而她经雅扳倒了大长公主,又得了什么好?

    皇帝一心只想兔死狗烹,害怕走了一个大长公主,又来一个经雅,转过头便抄了经家,囚了经雅。

    经雅被赐毒酒,恨然重生。

    她发誓,这一次,她绝不会再看走眼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重生的却不止她一个。

    【开始】

    长公主:(咬牙切齿)来人,把经雅给我拖出去剁碎了喂狗!!

    经雅:(一脸懵然)……???不是说好合璧的吗?

    【然后】

    长公主:(疯狂暗示)喂来合璧了喂!合璧!来合啊!

    经雅:(一脸懵然)……???我该不会看走眼了吧?

    【最后】

    长公主:(心满意足)合璧之妙,更甚御览江山啊。

    经雅:(一脸懵然)……???不是说好合璧的吗?!!合哪儿呢合?这个地点好像不太对啊……

    cp:大长公主&经雅

    p.s.

    【壹】双重生,主角第五章正式见面(可以说是相当第二条了)

    【贰】稍微有点慢热(比如大长公主亲自示范教学如何在五年以内追到媳妇)

    【叁】大纲被狗啃了&完全架空历史&随时随地放飞

    【肆】走向是甜甜甜的啦,基本没啥大虐,放心跳进来吧(接住)!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重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大长公主,经雅 ┃ 配角:皇帝,赵弋阳,顾文清,等等等 ┃ 其它:

    第1章 从头来过

    嘉平四十一年,即是长禧元年,那位自嘉平二十九年先帝驾崩后起,就开始独揽政务大权,权倾朝野一十二载的端衍大长公主,终于被忍辱负重数十载的新帝连根拔除了。

    从此,世上再无大长公主。

    京城里一片风雨飘摇,人人心中皆是惊惶,都害怕新帝初出,会拿自己来试这第二下的锋芒。

    而在这片飘摇中,唯有经府稳如泰岳。

    众人皆知,新帝能复起,经府在其中出力最多,经老丞相更是为了新帝,连自己亲女都舍了。

    然而无人能料,这泰岳经府,竟然成了新帝的第二块试剑石。

    新帝十年磨一剑,剑锋自然锐不可当,只是随意一试,此石便立即化为齑粉,再有风顺势一吹,曾经的一块巨石消失,也不过瞬间之事。

    经家一倒,立刻又有皇诏宣告天下,言说端衍大长公主之死乃是经家筹谋,且经家暗中与外贼勾结,意图窃取国运。

    这份皇诏一出,举国皆是哗然。

    一时间,京城中的那些官员大户们,不论是曾与经府有过来往的,还是与之素无来往的,都在忙不迭地要撇清自家与经府的关系,余下够不着京里的其他人就都以唾骂经家为正道,更以此来标榜自身忠君爱国。

    倒也不是没有想为经家出声的,只不过在出声之前,这些位就早被人办了。

    少了不一样的声音,那趋势自然一面倒。

    白的变成黑的,经家纵然想要洗清,却也实在无能为力了——嘉平四十一年三月十九日,经家余下的最后一人,亦是暗中辅佐新帝一十二载的经家嫡长女,经雅,在天牢中饮下毒酒,恨然赴死。

    此后,世上也再无经府。

    不会再有人去深究,经家到底为什么要谋害大长公主,又到底为什么要放弃从龙之功而去勾结外贼。

    事情已了结,深究无意,更何况,还有杀身之险。

    故而,除非是经家再有后人,又或是经家的哪一位能死而复生,否则经家被记于史书上的这一笔骂名,肯定是再不能脱去了的。

    然经家后人已绝,而重生一事则玄之又玄,经家想要洗脱罪名,就唯有机缘二字尚可指望了。

    机缘兜转,一线契机。

    若是能抓住这一线的契机……

    装饰雅致的房间里有香袅袅燃着,暖炉里的炭火闪烁着明明暗暗的红光,烘的屋里暖意融融,与外头的冰天雪地全然是两个世界。

    有丫头撩起门帘推门进来,预先在门槛前轻跺了两下脚,才进到屋里去。

    丫头放轻了手脚,绕过画屏走到床前,把两面帐帘收挂起来,才轻声去□□上睡着的人:“小姐……小姐,到时辰起身了……”

    床上的人似乎睡的太沉了,对这轻声的叫唤半点也没有回应。

    丫头轻咦了声,将将要再去□□上的人,却就看见床上躺着的人忽然间睁开来了眼睛,无声无息的,眼神也是空洞的很,仿佛躺在那儿的只是个空壳子。

    丫头被吓了一跳,登时就跳着往后退了小半步。

    等了会儿,见床上的人又没动静了,小丫头咽了咽口水,按着心口,大着胆子走上前,轻声唤道:“小姐,您怎么了……小姐?”

    经雅转了下眼睛,看向小丫头,眼中的空洞转为茫然:“你……”

    丫头见人出声,心里安定了不少,笑着便要去扶人起来,说:“我,我是望兰呀,小姐昨夜酒也实在是喝得太多了些,竟连望兰都认不得了。”

    “莫不是还没醒酒吗?正好呢,醒酒汤还温着,等会我给小姐端一碗来。”

    听着小丫头的念叨,经雅眼中的那点茫然也逐渐退下,转而被她用十年才修成的沉静所填满。

    小丫头扶着她坐起来,又将衣服取来,摸着是一片暖意,才放心地送过去。

    经雅拦住丫头要给她穿衣的动作,丫头不解地看向她:“小姐?”

    “望兰,望兰……今年,是嘉……嘉平多少年?”

    那小丫头就笑着回道:“小姐您可真是醉了还没醒呢呀?今个儿是嘉平二十七年除夕夜呀,明天就到嘉平二十八啦。”

    嘉平二十七年……

    经雅松开小丫头,坐回去床沿,垂着头,拿手撑着额,掩住了脸上的神情。

    “小姐?”

    “你先出去。”

    “是……”

    丫头不知道经雅这是要干什么,但既然有吩咐了,她便还是乖乖地将衣服放下就转身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经雅一个人,经雅却还是没有变换姿势,仍是那样遮着脸。

    只不过片刻之后,房间里比之前的安静多出来了一声低低的笑。

    那低声的笑里头有快意,还有丝丝缕缕的恨意掺杂在这快意之中,虽然不甚明显,但却是绝不能被忽略去的。

    低笑声被渐渐收住,经雅撑着床沿站起来走到妆台上的铜镜前,看见铜镜里映出来的青春面孔,就又笑了一声。

    嘉平二十七年,她十四岁,大长公主也才将将年满十六,那位多疑怕事的新帝更是年幼,应当……有八岁了吧

    分卷阅读1

    分卷阅读1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